晚来天欲雪。

[ABO][叶修中心/隐ALL叶]《天职》 第一章

深夜煮面打个蛋:

第一章 舍他其谁
  
  
  2983年4月28日荣耀联盟标准时0:00,持续了37年的反拓荒战争终于在人类的胜利中宣告彻底结束。无论所在地是白天还是黑夜,无论在太空中还是深海里,无论性别、职业、出身情况如何,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在欢呼、流泪,庆祝胜利。当时我正驻守在月轮星暗夜海上的一处移动式海上军事基地,那里同样每个人都在欢呼,向天上投掷帽子,包括我自己。如果真空能够传声,我毫不怀疑来自全宇宙人类的声潮能让我瞬间致聋。我们的司令官,一位宽厚的中年人,眼角的泪水还没擦干净,就乐呵呵地告诉我们前几天新发下来的那批闪光弹的作用——经过荣耀联盟的特许,即使在海上,军事基地的上空也不能比居民区的暗!他的话音刚落,我们都冲了过去,把他举了起来,高高地抛上天空。
  这一天,全人类都已经期待了太久太久。
  
  2946年,外星侵略者的突然进攻将人类从地球这个安稳的乌龟壳中拉了出来。在外星侵略者口中,此次战争被称为拓荒,在人类历史上,则针锋相对地称其为反拓荒战争。还没有爬稳的人类被迫开始走路,还没有完全掌握在太空中的航行方法,就被迫开始学习在太空中作战。那时的人们的反抗不过是出于本能,他们的理智都绝望着,没有人相信三十七年后的今天,人类流下的泪水不是出于痛苦而是出于快乐。
  然而人类,这个坚韧的种族挺过了最初十年的死伤惨重,在最后关头果断地抛弃了地球,在宇宙中找到了新的根据地。重组后的世界各国联合成立了荣耀联盟,不屈地抗击着,靠自己的智慧摸索着,甚至不断地发展着。五年不停的惨败,四年的情况好转,十六年的拉锯战,最后二年,人类终于彻底占据优势,进入了战略反攻阶段。最终,人类不仅歼灭了外星侵略者的军队,甚至还打到了外星侵略者的老巢,最后将他们从那儿放逐。
  当人类的科技终于跟上了外星侵略者时,他们才发现,这个庞然大物原来不过是个可怜虫。他们在战争中能够赢得人类,不过是靠蛮力,靠他们发展了几万年相对先进的科技(而人类仅仅花了几十年就赶上了他们,现在你能看出这个种族有多蠢了)。这些侵略者完全是太空拓荒的新手,头一次进行宇宙远征。只要人类的科技力量能与他们匹敌,赢他们并非难事。他们的将领,以人类的标准来看,当然还是有人才的;可惜人类的历史告诉我们许多次,在战争时代,人类从不缺少绝世天才。  

  以30世纪来说,叶修当然是绝世天才中最重要的一员。叶修那时还叫叶秋,官方资料上登记的性别还是男性Beta,年龄只比我大那么一点,大约二十六七岁,就已经是荣耀联盟嘉世军方面的上将了。年少高衔在当时的军方绝不少见,在反拓荒战争前期,全人类人口总数一度锐减至千万,对人口增长的迫切需要导致了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多子化及社会年轻化,同时战争时期的特殊形势及年轻将领们本身优异绝伦的军事才华,让年少高衔这一点变得理所当然。但即使如此,在当时,叶修的年龄与军衔不成正比程度也绝对罕有匹敌。
  2956年出生,2972年入伍,叶修见证了人类从衰弱到急速崛起,并且他自己也是其中推动的一只手。
  
  我在2974年参军入伍,比叶修晚两年,就在那之后不久,他开始崭露头角,声名鹊起。月轮星是离嘉世占据的H星系最近的星球之一,我在那里经历了叶修的第一次出名。
  
  当时,由于反拓荒战争初期人类对宇宙地域的陌生,以地名命名战役的地球时代惯例已经甚少使用,更多使用有象征意义、能体现战役特点的方式命名,就这样一直延续了下去。
  叶修成名的那次战役被称为“钻石战役”。这是一次并未对大局造成太大影响的战役,用如此美名相冠,难道是因为这次战役让人们发现了叶修这块钻石吗?
  当然不是的,原因其实很单纯——在这次战役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一个由高密度结晶碳构成的、彻头彻尾的钻石星球。
  
  在原本的作战中,这颗星球本身当然是被列入战术考虑的。不过因为这次战役重要性有限,双方将领皆属平庸,根本没有认识到这颗在位置上并非战略要地的星球在这次战役中真正的战略意义。于是,在他们的设想中,这颗钻石星球和这次战役中涉及的其他十几个星球一样,只有一个可怜的作用——掩护。
  但叶修认识到了。当时军职不过是一个排长、军衔也不过是个少尉的叶修认识到了。在荣耀联盟方在这次战役中已露败象时,他敏锐地从十数颗星球里找出了这颗最终致胜的星球。
  谁也不知道小排长叶修是怎样奇迹般劝服那次战役的指挥官的,但最终叶修获得了许可。他用四个小时的时间粗略侦测了一下那颗钻石星球的地形,就亲自搭乘了子舰到前方狐假虎威指挥作战,重新展开以钻石星球为战略重心的作战部署。
  在扰乱波的掩护下,叶修将己方残余兵力编为两股,一在明处,收缩在钻石星球后方,与敌军隔星相望;一在暗处,栖息在钻石星球附近的一颗具有恶劣大气的星球上伺机而动,恶劣的大气正是天然的掩护,没人想到经过仔细探查那星球大气以内有部分环境居然勉强能让人类短期驻扎。叶修怎么知道大气以内哪部分环境如何?因为他对那星球很重视,忙里偷闲自己亲自驾战机带队去走了一遭。
  然后叶修利用己方的光束武器和巨大的钻石星球本身,现搞出了一个巨型光子炮,同时连星球表面稀薄的大气都用来被他当作光子炮的火力强度调节器。星球的高山和低谷则被他以巨型凸透镜和凹透镜任意利用。
  此外,叶修甚至还把钻石星球及其表面大气的光学性质也考虑进去了,靠着己方仅剩的几十台大型全息投影仪——那原本是供联盟官兵观看宇宙大电影时用的——结合钻石星球投影虚假的军舰群让敌军不敢上前,等到敌军认为识破了这个小伎俩、以为找到了薄弱点而展开进攻时,等着他们的是真正的坚舰利炮。
  对于那次进攻,敌方还是经过妥善分析的。当时敌我正在互相撕咬,僵持不下,经过观察,联盟军根本不可能有余力再调兵增援。事实上他们判断的一点也没错,最终前来的确实不是明处作战的部队,而是那把在暗处藏匿了太久的尖刀。
  一击致命。
  前期的溃败,联盟军花了十五天;后期的逆转,叶修只让联盟军花了两天时间。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叶修得到了一个二等功,他在此次战役中的功勋被通报联盟全军。当然,其中他是以一个献策者而非指挥者的身份出现的。
  这次战役虽然战略上不甚重要,但其故事性不可谓不强,借鉴意义也不可谓不大,更重要的是,它鼓舞了士气。要知道,2974年,虽然属于联盟官方宣称的2965—2981“十六年拉锯”阶段,人类与外星侵略者似乎势均力敌——但只有亲历者才会知道,所谓2961—2965“四年好转”不过是高损失终于在四年中持平而没有继续上升;“十六年拉锯”中,倒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我们有着不小的劣势。
  因此此事当时是如此广为传诵,乃至于那时随便抓一个士兵,他都能绘声绘色给你把这幕大戏完整描述一番。当时声誉能超过叶修的,只有荣耀联盟霸图军方面的韩文清。他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将敌军不着痕迹地引入了几颗稍大的小行星之中,然后找准时机,用阳电子炮将这些小行星统统击碎。乱飞的小行星碎片,在制造了无数的障碍扰乱、杀伤与分割敌军兵力的同时,也将所有可用作掩护的星体一扫而空。没有了掩体,剩下的就是韩文清最喜欢的正面作战了,破碎的小行星难不倒他和他久经训练早有准备的军队们——该场战役被称作“行星迷宫战役”,敌方五百余艘舰艇被全歼,敌我战损比高达13:1,虽然规模相对较小,却是当时难得的一次强势胜仗。
  韩文清,时任荣耀联盟霸图军方面的第160星际作战团团长。在战役伊始的敌军突袭中,他顶头上司乘坐的旗舰被敌军轰了个正着,余下的同僚又认可他的能力,韩文清就此顺理成章接任作战指挥。
  
  可以说,叶修和韩文清,那时是分别被作为有智谋的普通一兵和有胆略的指挥官来宣传塑造的。韩文清在此前就已经因作战威猛果敢而薄有威名,行星迷宫战役时他才不过20岁就已担任了团长职务,授衔中校;而叶修,从这之后,也终于算是一战扬名了。
  

  后来,在我以随同者的身份跟随叶修流亡霸图期间,曾向他对此表示不平——如果那时叶修在钻石战役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被据实宣传出来,那么那个时期甚至连韩文清都将无法在声誉上与他平分秋色。
  听到我的不平时,叶修嗤笑了一声,并对我说:“幼稚。”
  我感到被蔑视了。我尽量使自己显得冷静、愤怒和有气势,然后向他重复了一遍我的观点。然后叶修看着我这幅神态,转过身把嘴里叼的烟喷到了一米开外,肩膀还在微微耸动。尽管他回过头时一脸没事人的样子,但我想他眼角还没擦去的水渍很清楚地向我表明了一些事实。
  最后,为了让我“表情能看一点”(他的原话),他决定补偿我,告诉我钻石战役中不为人知的内幕。我艰难地原谅了他,重新给他拿了根烟。
  
  叶修首先问我:“想知道我是怎样说服当时的指挥官给我指挥权的吗?”
  我当然想知道!但我可不能表现得这么明显。为了表达我的满不在乎,我甚至当着他的面紧张得吹起了口哨。现在想起来那简直蠢极了。
  但叶修不过是笑了一下,接着他告诉了我一个惊天真相。 他说:“他当然得把指挥权给我了,哥的光束枪可是正顶在他后脑勺上。”
  我那时早已习惯了叶修简直亲民至极的说话风格,所以我的震惊完全针对这个事实本身。我听到我吹的口哨猛地上扬了一下,像一个泡泡般破掉了。
  叶修似乎对此感到很满意,他补充了一句:“那指挥官挺负责的,他自己的命完全威胁不了他,非要等到我跟他证明了我已经在指挥官旗舰上安了炸弹,他才问我到底想要怎么样。”
  旗舰被炸毁,在当时的情势下简直等同于直接宣告联盟一方全军覆没。我非常理解那位可怜的指挥官,我想那时的他应该和听到这里的我一样崩溃至极。
  “然后呢?”我迫不及待地问。
  “然后我当然是开始和他讲道理啊,还能怎么样?”叶修说,“最后他给了我指挥权,我赢了,就这样了呗。”
  
  我当然不会接受这么一个烂尾的结局。直到后来,耐不住我的死缠烂打,叶修才告诉了我所有的始末。
  为了稳定军心,溃败的现状并未向全体官兵公布,绝大多数人根本无从知道局势究竟糟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叶修只是个小小的排长,但他却不是绝大多数人,从战况展现出来的各种细节里,他看到这次战役中的联盟军离死无葬身之地仅有数步之遥。如果联盟军真的无可救药,叶修或许会逃跑,或许会认命;但那一天,胜利女神喊着他的名字,向他奉上了一颗光芒四射的钻石。
  虽然要接下这颗钻石是如此的艰难,但叶修依然伸出了他的手。横竖都是死,如果他的计划侥幸成功,那么至少有了活下来的可能性。也许在这样获得胜利后叶修会被送上军事法庭,甚至可能被暴怒的长官就地处决,那么他至少活久了一点,以及……数万人的生命将直接因此而保住,其中包括叶修本人下属的那二十多位年轻人,或者说,孩子。
  
  “我排长当得好好的,和他们处的也不错。我怎么才能看着包括这二十几个二货的整整几万人就这么白白送死啊?又不是人渣。”叶修这么说。
  
  叶修决定冒险,并且说干就干。他是有进入旗舰的机会的,因为他有个特长(事实上这绝非侥幸,诸如此类的特长叶修还有很多很多):他会军事通信。
  战争中搞信息通讯的级别再低,放眼整个战场中也是稀有货。这次战役不是那么重要,这导致参战的通讯人员更加少了;处于劣势又大大加重了联盟方的通讯压力。因此通讯人员中突遭急病病倒的不少,甚至还有高负荷工作导致猝死的情况出现。
  联盟军不得不在全军紧急展开通讯培训。叶修其实对于通讯绝对说不上精通,但基础还好,对于傻大兵充斥其间的军队而言,这就够了。报名允许的最高军职是连长,于是叶修报了名,在半天的紧急培训后的简单测试中,他获得了四千人中的第一,理所当然被派去旗舰直接上岗,其间总共用了一天半。
  联盟军不会让可以避免的悲剧一再重演,叶修有了虽然用于休息不太充裕,但用于“作案”绝对足够的休息时间。
  
  每次休息时间三个小时,第一次叶修摸清了地形,第二次他掌握了浑然不觉的指挥官先生的作息,同时以一个新进旗舰的冒失新人的身份害的卫兵差点击中他,却击坏了监控头。他因此背了个大过处分,这还是被宽大处理了。由于通讯吃紧,叶修免于被立即责罚。第三次他直接上手,直接打昏了刚换上岗的勤务兵,直接进了那位最高指挥官的卧室。这也就是当时战况凄惨,人员流动幅度大,管理较平时松散许多,“加上最高指挥官的级别其实不算太高,一个师长”(叶修原话如此,他这样说时,霸图方面陪同他顺便旁听故事的张佳乐将军忍不住喊道“你那时就是一排长,你倒是觉得怎样的级别才算高啊?!”),才给了叶修可乘之机。
  警卫就在紧闭的门外不远处,叶修的光束枪从后面顶上了正对着星域全息图发愁的师长的脑袋。事关将士生命,师长宁死不屈,叶修让他用专用内线联系指挥部,在叶修的指示和师长的传达下,他们在旗舰主计算机上最终切出了可以随时静止的倒计时界面。
  定时炸弹。
  师长终于还是不想拿他的军队来豪赌一把叶修的炸弹的真实性,他选择了服从胁迫。
  
  但说到这里时叶修认真了起来。他摇头:“其实不算是接受了胁迫。我在说出安装了炸弹之后,还告诉了他我的计划。我看得出他在动摇,只不过他根本不敢放心地把军队交给一个陌生人。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我。”
  “为什么?”我忍不住追问。
  “因为当时的情况,最终还能糟到哪去?倒不如放手一搏。然后,还有一个决定性的原因:我是人类。”
  是的,这是一场人类抗击外星侵略者的反侵略战争。外星侵略者的目的在于拓荒,他们根本就没有将人类看作可以交流的生物。他们的政策只有一个,尽量屠杀一切人类,因此这次战争中,除了反人类的疯子,人类几乎没有叛徒。所有人类都站在同一战线,这是叶修获得信任的根本原因——至少他和那位师长一样,一定是想要胜利的。
  
  钻石战役以联盟方胜利告终后,最大功臣与恐怖分子叶修直接被师长关了禁闭,师长本人在做完一切胜利后的必要工作之后陪他在禁闭室里呆了足足一天。面对师长的讯问,叶修毫不隐晦,除了某些不能捅破的秘密以外有啥答啥。然后他就被放了出来,师长说这一天的禁闭就当作是对破坏监控头的处分——也就是说,对于叶修干下的一些更过分的事,他不予追究。
  

  如果一切按照我所说,据实宣传,那叶修既不会是献策者也不会是指挥者,而会是个阴谋者。
  陈年故事看似明朗了,但还有一个问题。
  
  “不过我还是有个问题想不明白,”张佳乐将军说出了我的疑问,“你怎么在旗舰主计算机上安下炸弹的?你甚至没有接近主控台的机会吧?”
  “智商呢!”叶修毫不犹豫地说他,即便在流亡时,叶修面对他所在国家的高级将领们也从来不假辞色。对于和他同样从反拓荒战争中活下来并立下赫赫战功的人,叶修其实大部分都相熟,他对他们的态度简直更像是对损友,“哥那时候在搞通讯!主计算机他再牛逼总得接收信息吧?我不过就是暗地夹带了一个界面比较恐怖的小程序,那个程序怎么做我甚至都不会。那玩意儿基本就相当于遥控秒表,哪有什么引爆功能!主计算机本身就对任何危险程序有刺探和拒绝能力,真搞个自爆程序过去,当荣耀联盟官方研制计算机的都是死的啊!”
  而这些将领们对于他的这种损友式态度,很奇怪地,无一例外丝毫不以为忤,张佳乐将军理所当然是其中之一。
  
  “他们难道之后没有发现那程序是骗人的?”我忍不住问。
  “呵呵,还真没有。”叶修说,“因为那时候作战指挥部里,一个真正精通计算机的都没有。”
  因为一个精通计算机的人都没有,所以也没人对主计算机有足够深的了解,也就谈不上知道主计算机拒绝危险程序的功能,更别提识破叶修的骗术。况且,指挥部只要有一个精通计算机的人,马上就可以通过代码判断叶修那个程序的性质究竟为何。 正是因为明白指挥部中没有真正的练家子,叶修这个半桶水都没有的人才敢来个肆无忌惮。
  
  整个钻石战役,实际上从侧面折射出了荣耀联盟军当时的尚不成熟,无论是在宇宙中的作战,还是对于军队的管理细节。
  但同样地,钻石战役也展现了星际作战的最大特点:对于宇宙环境的充分利用与完全立体的作战模式。叶修初次显出他在星际作战方面的优异天才。他的成名战役中层层叠叠的内幕,也让我看到这位当时还是排长的名将有着多么缜密的思维、多么强大的行动力。 
  舍他其谁?
 
  “难怪2974年末联盟军例行调整的时候,居然破天荒给每个师级以上作战单位配了个信息技术专家,还狠狠完善了一把计算机管理制度,原来是你搞的鬼。”张佳乐在损友式地骂了叶修半天的心狠手黑后,终于感叹道。
  叶修像咬草叶似的咬起了自己的烟,话锋一转:“不过说实在话,那位师长的作战能力虽然不怎么样,但据我了解吧,他对士兵特别的好,这方面算是个老好人。然后我就信心爆棚了,因为我觉得我事后被拉去处决的可能性,应该还是比较小的。再说据说他识人眼光也不错,应该不会不懂我这奇才的一颗红心吧?啧啧啧,师长要换了老韩(即韩文清,叶修习惯这样用姓亲昵地称呼相熟的人)那样的,借我十个胆儿。”
  我心里突然一动。
  “可是说真的,”我问,“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了解到那位师长心胸狭隘,眼光混浊,打骂士兵,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呢?”
  “彻头彻尾的大混蛋怎么当师长啊?”叶修反问我。
  我一时还真想不出怎么作答。这时叶修把问题丢给了张佳乐:“老张,说说,是你会怎么做?”
  张佳乐思考了两秒,抿抿嘴唇,斩钉截铁地说:“当然还是按原计划行动,没什么好说的。”
  我原本期待出现在叶修身上的行为,最终出现在了张佳乐的身上。然而叶修本人呢?
  
  他给自己点了一根新的烟,满足地吸了一口,才慢悠悠地说:“看看,连老张都知道的事,哥怎么会不知道呢?”
  
  
  有关那位师长的事,其实还有后续。
  
  2998年,第三次世界大战胜利后,我曾协助整理嘉世方面关于叶修的文献资料。嘉世战败前夕,嘉世国家资料库的电子存档被统一删除。纸质文本资料,其中包括电子存档的备份、日记、信件及那些不能进入电子数据库的极密文件,则被集中在一起准备进行销毁,不过由于空袭的突如其来,计划被打断了。据估计,最终被销毁的文件总量约为145吨,约占文件总量的十分之一,余者十分之七的文件保存完好,五分之一的文件有不同程度的损毁。
  在这些被保存下来的珍贵文件中,也许是天意,我看到了可能是那位师长的信件节选的复制文本。我心里一凉,我知道了他的结局。这些信件多是作为罪证保存的。通过辨认他的笔迹,我找到了一些零散的他的其他“罪证”,加上安全部的丁点批注,我拼凑出了钻石战役之后他的人生历程:他在反拓荒战争结束后最终干到了军长。在30世纪80年代对于Omega的迫害狂潮中,作为一个站在当时嘉世的性别阶层最顶层、有着光明前途的Beta——他的妻女也全部是Beta——这位老好人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路:坚持他心中的正义,尽他一切的力量给予Omega帮助和保护。他很快上了黑名单。
  最后,作为一个屡教不改的死硬派,他被撤职审判;他与叶修的渊源也成了他的罪证,他最终被以荒唐的叛国罪名处死。他的妻子至死站在他身边。
  资料中没有提到,甚至叶修也始终没有提及,因此我并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但我想这并不妨碍我永远记住这个可敬的人。
  
  其中一封信件节选被标上了重点符号,被节选的片段正是关于钻石战役始末的陈述。那位师长最终并没有向上面把所有的事情瞒下来。实际上,他说出了一切,从叶修的计划挟持到实际指挥作战都被和盘托出,带着对叶修才能的毫无保留的赞美,并在信中极力为叶修开脱。
  
  ……
  是的,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不是我,一切几乎全是这个年轻人的功劳。以他当时的位置而论,我认为他几乎做出了一切最佳选择,实际上也取得了最佳的成果。
  作为一个排长而发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的眼光达到了标准。他本可以选择逃避,但他最终没有,他显然具有高度的对生命的尊重与责任感。他的指挥最终直接导致了这一战役的胜利,他对星际作战极富天份,他的军事才能毋庸置疑。而从混入旗舰开始,他的一系列行动都经过了谨慎周密的考虑与筹划,也不缺乏冒险精神;他算计到了我的性格、管理细节的漏洞,对于时机的把握恰到好处。从决定走上这条路开始,整个战役中他所面临的压力就比战役的最高指挥官还要大得多,但我看不出他有任何不镇定的表现,他从未后悔自己的抉择。他的气质甚至感染了我,使我在这里慷慨激昂地为他说话。
  综上所述,我认为,叶修此人拥有作为一名杰出指挥官的全部素质。我从未见过像他一样的人。这是一个你们难以置信的天才。在这里,我大胆地宣称:叶修将走在荣耀联盟的身前而非身后。如果只有一个人能够让这次战争提前胜利结束,那么必是此人无疑。
       ……
  
  即使在现在看来,这也是当时情况下所能对叶修做出的最高评价。虽然如今我们不得不赞叹于那位师长的毒辣眼光,但在当时,叶修尚是一名名不见经传的排长,在上级看来,这简直是一份被灌了一吨迷魂汤般的疯狂推荐。至少我毫不怀疑,假如那位师长最终等到的是叶修的处决令,他会在第一时间抗命把叶修放走。
  
  但是他的预言无比准确地实现了。叶修没有辜负这番赞赏,最终带领荣耀联盟军夺下了反拓荒战争中他负责的所有关键性战役的胜利。其中,在反拓荒战争战略决战阶段最重要的一环——胜利女神战役中,叶修统率的嘉世军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他的直接贡献被认为最大。反拓荒战争后的各国势力和平划分,他所在的嘉世因为他而获得了最强的实力。
  
  钻石战役九年过后的4月28日,没有人会再怀疑那位师长曾经说过的话。
  除了叶修,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评论

热度(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