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天欲雪。

【狗崽】玄学真的是太厉害了(下)

Oia:

“欧崽!欧崽!”晴明雀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妖狐的耳朵抖了抖,继续和蝴蝶精拍着小手鼓玩闹,表示什么也没听见。


“欧崽!”见他没回应,晴明带着一群式神气势汹汹的涌进来,个个眼里都发着光,妖狐心中一凛,这就要来吃小生了?一个个高兴成这样?


“别吓到我家小蝴蝶了。”强自镇定的不动声色,虽然心里上下打鼓,但妖狐还是把吓呆在那连手鼓都不敢拍的蝴蝶精护到身后,才对着晴明道:“晴明大人,找小生何事?”


晴明满脸的笑顿时凝固在脸上,可怜兮兮的看他:“欧崽,你叫阿爸什么?”


“没事小生就继续和我家小蝴蝶去玩了。”妖狐皱眉,都和那个大天狗坑瀣一气为非作歹了,还想让我继续叫你阿爸?做梦去吧!


“欧崽……”晴明的声音怯怯的,其他式神也一并嘀嘀咕咕起来,好像大家都压抑着激动知道要发生什么大事,只有他和蝴蝶精呆呆傻傻的站在另一边,妖狐听得心烦,明明是他最喜欢的热闹时刻,但这热闹里没有他,就显得格外叫人讨厌。


“我和他说,都出去吧。”大天狗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妖狐一下就炸了,转过头恶狠狠的瞪他一眼。


“好吧……”晴明迟疑了一阵,看妖狐又开始埋头捣鼓蝴蝶精的手鼓,完全不想理他的样子,不由得心塞塞的挥手带上自家式神遗憾的出了门,姑姑临走前还十分有眼色的把茫茫然站在湖边的蝴蝶精抱在怀里带了出去,只剩下一只蠢狐狸玩着手鼓,旁边是妖气四溢的大天狗。


小院的门被啪的一声带上,大天狗几步走到妖狐面前,伸手把他的手鼓拿开。


“你干嘛?这就要动手了?”妖狐瞪他,反正自己都要当狗粮了,临死前至少显得硬气无畏一些。


然后大天狗一双修长干净的手捧出一堆亮闪闪的东西递给他,妖狐正满心想着要怎么硬气的死去,忽然看大天狗手中带着光凑过来,以为对方一言不发直接动手,连忙一袭风刃打了出去。这是他第一次对大天狗动手,平日里,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挑衅传说中的大妖,但今天实在是心情坏得可以狗胆包天,反正都要死了,他还怕什么。


强化好的橙光闪闪的针女散落一地,大天狗呆了呆,维持着被风刃袭击的姿势看着妖狐,一双天空色的好看眼睛里有些受伤的错愕。妖狐看清了满地的御魂之后,也呆住了,一时间搞不明白状况。


“对不起……”大天狗闭了闭眼收敛情绪,俯身下去把针女一个个捡起来,走到湖边清洗干净,然后坐下用妖力慢慢把水汽烘干。


“这是大家给你打的,你就算不肯原谅我……”大天狗顿了顿,似乎有点说不下去,声音愈发的低沉隐忍,“起码,东西还是好的,晴明他也不容易,每次摸尸体之前都要洗手焚香。”


妖狐看着他,抿紧了嘴角不说话。


大天狗深吸了两口气,仿佛积攒了点力量才能把话继续说下去:“我先走了,之前是我做得太过,我只是……算了,你以后狂风刃卷不要连击那么多次了,惠比寿和莹草都说很伤手。”说罢他站起身来,把干净的针女放在湖边的石头上,然后理了理衣服转身离开,高大的背影没什么精神的萎顿着,看着竟然有几分可怜。


“你的手,受伤了。”妖狐小小声开口。听不出来什么情绪。


大天狗一下顿住脚步,却不敢转身。


“我房间里,有伤药和绷带。”妖狐继续小小声嘟囔,他知道对方这样的大妖根本不会把这点小伤放在心上,但总归是自己误会了打伤他的,好歹找个借口缓和一下才好。


大天狗转过身看他。


又来了又来了……又是那双沉静如渊温柔如水的眼睛,仿佛藏了许多让妖狐不敢深究不敢明白的情绪。妖狐连忙跑到湖边把御魂都捡起来藏好,掩饰着自己莫名的紧张:“手不疼吗?还不快进来。”


“好。”大天狗的回答里似乎带了点温柔笑意,夭寿啦,妖狐摇摇头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喜欢对大天狗胡思乱想。


“进房间了,进房间了!”


“本垒打!大天狗大人棒呆!”


“可怜的弟弟……这么快就要被吃干抹净……”


“尾巴!尾巴!哥哥我的尾巴被大天狗大人抢走了!”


“妖狐叔叔以后终于不能缠着你了,太好了!”


……


一众趴在墙上露出个脑袋偷看的式神,纷纷在大天狗跟着妖狐进屋后愈发激动起来。


“接下来就不许看了,少儿不宜啊,姑姑你快把孩子们都带回去。”晴明看大家八卦得差不多了,挥挥手画了个结界,把式神们统统赶走,“不怕被大天狗大人吹到天边再也回不来的就继续守着吧。”


墙头的三只黑猫不甘心的喵了几声,又合体成镰鼬,一扭一扭的走了。晴明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带点欣慰的放下心来。


那天两手空空的回家之后,听说大天狗抢了御魂,他立马就怒气冲冲的打算去教育一下那个大妖不能见利忘义,结果一推开门就差点被狂风卷飞,吓得晴明连忙画了个结界,扒拉着墙角才凑到大天狗旁边,却被大天狗的满身暴虐惊到了。印象里的大天狗,虽然话少又冷淡,但其实很通情达理,身为传说中的大妖,和寮里的式神们说话时也很平和,没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更不会依仗着自己的力量欺凌弱小,再加上那张英俊优雅的脸,虽然审美打扮奇怪了些,但完全不妨碍他成为全寮公认的完美男神。


晴明第一次见到这样杀气凛然的大天狗,也不得不承认,传说中最强的三大妖之一,真正的力量实在是令人敬畏。八岐大蛇已经死得不想再死了,痛痛快快砍它几刀不好吗?为什么要用狂风把它的所有脑袋缴到一起,让它头昏眼花恶心想吐却又不得解脱,几番折磨后才恶狠狠的发出锋利的羽刃枭首呢?大家都是工作,互相体谅一下不好吗?八岐大蛇眼泪涟涟,然后迎接他的是大天狗又一次开怪和新一轮的羽刃风暴。


“他这是高兴疯了?”晴明扯扯姑姑的袖子,“早前就听说大天狗沉迷于力量,这是终于解放洪荒之力了?”


姑获鸟翻了个白眼:“你看这像是高兴?阿爸你不会真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晴明茫然。


“大天狗大人和脸狐啊。”


“我知道啊!他想要那套御魂嘛!但也不能抢欧崽的啊!”晴明想起自己的正事来,立刻一脸严肃正气,准备和大天狗好好聊一聊。


姑获鸟同情万分的看着他:“蠢成这样,源博雅大人真是可怜……”


“关……关源博雅什么事!”晴明结结巴巴的涨红了脸。


“大天狗大人喜欢妖狐叔叔呀!小莹草都告诉我了!”山兔在一旁蹦蹦跳跳,忍不住插话,一张素白的小脸泛起激动的红晕,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之前小莹草打妖狐叔叔被大天狗大人看见,就被叫去角落训话了。”


“大天狗大人还去问爷爷怎么用妖力疗伤呢?对吧爷爷?”座敷童子扔出几个鬼火,也凑过去说道。


惠比寿点点头:“也去问小草了,说要找个不会痛的疗伤方法。”


“老娘在家里陪小崽子们玩得正开心,就被莹草火急火燎的赶过来当苦力。”姑姑皱眉,“大天狗大人可发话了,不打出来一套妖狐的御魂,谁也别想休息。”


“哈?”信息量太大,晴明一时消化不了。姑姑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晴明阿爸你真是对家里发生在你眼皮底下的事一无所知啊。”


“都怪源博雅大人天天缠着阿爸!”山兔接话,座敷童子点点头,惠比寿爷爷迷之微笑。


晴明终于机智了一次,绕开话题:“所以,大天狗大人是心疼了?”


“对啊,怎么看脸狐那个小身板,也是该躺在家里当大爷的,让大天狗大人给他打御魂才对吧。”姑姑也不戳破他,从善如流道,“莹草说你带着他们打七层,脸狐一双爪子都快废了。阿爸你真的有脑子吗?”


“我……我这不是怕大天狗大人等急了做出点什么来吗。”晴明说着伸手一指,“你看,他果然就做出点什么来了。”


“……”姑姑放弃和他交流,转回头看着仿佛不知道疲惫为何物,一次次暴击的大天狗,皱了皱眉:“那只蠢狐狸什么都好,就是太敏感又好强,也不知道哄不哄得好。”


大天狗回头看她一眼,眼神让人心惊,姑获鸟于是明智的闭嘴,只侧头和晴明说了句:“摸尸体前好好洗手。”


晴明点点头,从此开始了日日夜夜和大天狗打御魂的日子。


 


“痛吗?”妖狐把大天狗的手包扎好,有点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躲开,你明明那么厉害。”


大天狗摇摇头:“躲开你更生气。”


“你还知道小生会生气?”妖狐瞪他,“那你见利忘义抢小生的御魂!”


虽然知道自己误会了,但妖狐不太敢确定自己误会的到底是什么。


大天狗看他一眼,然后伸手扒他衣服。


“喂喂喂!你在干什么?你的手在摸小生哪里!”妖狐想拍开他的手,看见纱布又迟疑了下,只好扭来扭去想要躲开,结果只是被大天狗把衣服扯得乱七八糟。


晴明在墙外听着妖狐嗷嗷叫的声音,老脸一红,又加了一层噤声的结界,摇摇头往自己院子里走:“进展这么快啊,年轻人真是……”


习惯的地方久违的又带上了御魂,而且比之前的等级更高强化更好,妖狐有点不好意思,又高兴得不得了,只摸着针女在那傻笑。


大天狗清了清嗓子,凑近一些,认真的看他:“不生气了?”


妖狐皱着脸想了一阵,摇摇头:“还是生气!你们都看不起小生!”


“他们不敢,我不会。”大天狗摇头。


“那你……”


“我知道你是厉害的妖狐,和那些二突子不一样,也知道你很努力。”大天狗想起夜里被妖狐练习风刃暴击吵醒时的那点心疼,想起打斗技打觉醒打御魂时他把小妹妹们都护在身后努力突突的样子。这只笨狐狸,这个也要照顾,那个也要保护,晴明把他当主力,他就真的想要一肩扛起所有事,就连自己这么强大的大妖,他也想要帮扶,也不怕被这么多的重担压垮。


“我知道你又厉害又努力,大家也都知道,我们都喜欢你得不得了,怎么会看不起你。”大天狗继续凑近,认真看他,眼里细碎光芒微漾,显得热烈又温柔,让妖狐莫名的心里砰砰跳,明明感觉两人的距离近得有点不对头了,却又紧张得没法动弹,没法退开。


“抢你御魂是我不对,但我不想再看你那么辛苦了。”大天狗伸出一只手握住他,掌心干燥温暖,声音温柔轻缓,“看到你受伤,我这里很疼,又生气,又疼。”


妖狐的手被牢牢握住放在大天狗胸口,感受着对方强劲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从掌心传他到心底,搞得他自己也心如擂鼓,他本来也多少算只能言善辩的狐狸,此时却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一双眼睛躲躲闪闪,不敢直视大天狗。


“你之前一直念念不忘想找到命定之人。”大天狗藏在面具下的脸似乎轻笑了下,很满意他慌张的样子,“能告诉我,你想找到的是什么样的吗?”


“小生……小生……”妖狐紧张得结结巴巴,大天狗凑得太近了啊,近得他双眼失焦,都看不清那张丑得要死的面具了,只能被迫和那双深幽的双眼对视。


“不慌,慢慢说。”大天狗忍不住摸了摸他抖抖抖的耳朵,又温柔又有耐心。


耳朵是多敏感的地方啊,妖狐一下炸了毛想躲开,大天狗却张开双翼,把他拢了满怀,柔柔笑道:“不说出来不许跑。”


“能一直陪着小生就好。”妖狐也不傻,对方做到这个程度,他多少也明白了些什么,但心里竟然不反感,只觉得暖暖的莫名安心,“能对小生好一些,不像世人那样把小生当成油嘴滑舌的负心汉,能真心喜欢小生,能让着小生的坏脾气……”


妖狐忽然说不出话来,大天狗摸了摸他的脸,认真的看着他:“我是最厉害的妖怪,认真打起来的话酒吞和茨木也不一定是我对手,阎魔判官更是容易,所以只要你愿意,我就能一直陪着你,生死也不能分开。我知道你不是他们说的那样,知道你真心喜欢那些可爱的小姑娘,知道你只是想和她们玩闹,没有坏心。知道你把寮里的大家当成家人,一直在为了大家的期待而努力。我不觉得你脾气坏,你想胡闹我就陪着你,你不高兴我就哄你开心。还有,我很喜欢你。”


“晴明脸黑,要带着大家往前走,需要一个强大的式神卖力输出的话,我来就可以。御魂斗技麒麟觉醒都让我来打,狗粮给姑姑带,你想和我们并肩作战就一起,辛苦了也可以停下来休息,不要逞强,不用强撑,就一直自由自在的站在我旁边好不好?我很喜欢你。”大天狗循循善诱,低沉的话语像是魔咒,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妖狐也不觉得烦,眨了眨眼睛,只觉得心里有一小块地方,酸酸软软的塌陷下去。他凑前一些,把脑袋埋在大天狗怀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大天狗也安静下来,轻轻摸着他的脑袋和后颈,耐心的等待小狐狸的回答,半晌,胸口前传来闷闷的声音:“可是你太丑了……”


大天狗手一顿,有点纠结,都说狐妖爱美,可他就是不想用自己的美貌去俘获他,但让对方接受自己这张面具,又实在有点苛刻,不如还是……大天狗把手抬起来,想去摘面具,却被妖狐一把抓住,妖狐一双金色的漂亮眼睛恶狠狠瞪他:“我又没说不行,你跑什么!”


知道对方误会了自己抬手的行为,大天狗不由失笑,这么急性子又别扭,真是呆呆笨笨的让他喜欢得不知如何是好:“真的没关系吗?要看很久的啊。”


“没关系啦。”妖狐摆摆手,“作为方圆十里的颜值巅峰,美貌什么的,有我撑场面就够了。”


大天狗忍着笑:“那你要不要把我面具摘下来?”


“可以吗?”妖狐咽了咽口水,小紧张,虽说他已经努力习惯那张面具了,但按常理来说,丑得不敢见人的都会挑一张好看些的面具,大天狗的真容,会比那个面具丑多少啊?万一跌破自己的心理下限,一时绷不住表情,会不会让对方伤心啊。


大天狗点点头:“都在一起了,自然该坦诚相对。”


妖狐腾的一下红了脸和耳朵,在一起什么的,坦诚相对什么的,果然还是让人很害羞啊。


颤颤的把面具抬起来一点,露出一截肤质细腻弧度完美的下巴,妖狐心中咯噔一下,觉得有点不对,扬手一抬,把面具飞快摘掉。


面前的青年金发柔软,容貌俊秀,本该是冷淡的眉眼此时因为带了笑,变得温柔而迷人,简直是少女们深闺春梦里幻想的完美情人。妖狐一时间愣在那里,看得呆了。大天狗含笑等了一阵,忍不住伸手捏捏他耳朵:“看够了没?傻狐狸。”


“大哥你谁?”妖狐呆呆傻傻茫茫然。大天狗实在忍不住,低头亲了他一下:“笨蛋。”


妖狐炸毛,退开一些捂住嘴瞪他:“你你你……!”


“听话。”大天狗拉开他的手,继续凑上去,妖狐不肯配合,扭来扭去想跑开:“小生!小生才不要和你在一起!”


“为什么?”大天狗停下来,皱眉。妖狐继续恶狠狠瞪他:“你长这么好看!小生不能当方圆十里第一美男子了!”


“我以后出门都戴面具。”


“哼,这样还差不多,不然小生都勾搭不到漂亮小姐姐了。”妖狐心满意足点点头。大天狗微眯起眼,语气危险:“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和力气。”


不给机会就算了,不给力气是什么?妖狐睁大眼,有点不祥的预感,强行转移话题:“你要打断我狗腿?”


大天狗在他白净的颈项间轻咬一口:“现在就先试试吧。”


妖狐抖了一下,慌慌张张想推开他:“试……试什么,你,你快放开小生,太快了!”


“什么太快了?你知道我要对你做什么?”大天狗含笑看他,双翼又收拢一些,把妖狐紧紧圈在怀里,低头吻住他结结巴巴还要说话的嘴。


妖狐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浑身包裹在暖洋洋的温和妖力里,又舒服又安心,大天狗的吻温柔而缠绵,浅尝辄止的试探,逐渐加深的挑逗,唇齿纠缠间让他简直晕晕乎乎不知今夕何夕,一双手揪着大天狗狩衣的衣襟,小心又笨拙的迎合,被对方这样的珍重和喜爱,被对方这样的理解和尊重,让他觉得心里被什么东西又甜又暖的塞得满满的。


痴缠良久,大天狗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妖狐,对方眼睫忽闪几下,金色的双眼迷蒙睁开一半,蕴藏着未退的情欲和柔柔波光,乖顺又全心全意的看着自己,大天狗呼吸一滞,顿时有点把持不住,他本来只是半开玩笑趁机吃点豆腐,但小狐狸现在的样子,让他根本忍不住,恨不得现在就能上下其手拆吃入腹。


戴御魂的时候妖狐的衣服就被扯得乱七八糟,刚才忙着哄人没注意,现在视线一扫,都是妖狐白皙细腻的肌肤,手指暧昧放肆的在他颈项锁骨间轻轻游走,妖狐被他弄得痒痒的,忍不住瑟缩一下,却没躲避,只是脸红得连耳尖都被逼出血色。大天狗压抑而隐忍的声音有些低哑:“蠢狐狸,你这样我真的会忍不住。”


妖狐呼吸都紧张起来,揪着他胸前衣襟的手指紧紧的,声音微微发抖:“我怕……”


“乖,我们试一试好不好?”大天狗松开羽翼,伸手把他抱起放到卧榻上,欺身上去循循善诱,“是我啊,不要怕。”


妖狐被他手指拂过腰间,带起阵阵让人颤栗的陌生情欲,此时闻言只是轻轻闷哼了一声,不知所措的双手攀附在大天狗肩上,满脸潮红的闭上了眼。大天狗喉头一紧,对方默认他放纵的举动,无异于燎原的星火,燃起他所有压抑的欲望,当下再不客气,使出浑身解数尽情痴缠,直到妖狐最后在他怀里不堪情欲哭出声来,也依然不肯放过。


 


“听说了吗?隔壁非洲寮来了一个厉害得不得了的大天狗大人。”


“那又怎么样,每次都差点血皮秒不掉怪,还要他们家脸狐来收拾残局。”


“辣鸡不如脸狐。”


“不过那只脸狐也不是一般的脸狐,听说心情好的时候,随随便便就开局突死一只八岐大蛇。”


“辣鸡大天狗不如脸狐。”


……


妖狐扯扯大天狗袖子:“下次你不要留手了,我不想听别的妖怪这样说你。”


“没关系。”大天狗笑一笑,掀开面具偷偷亲他一口,柔声道,“我本来就输给你了,早就输了。”顿了顿,又摸摸他的耳朵,“不过我已经赢了这世上最好的宝贝,所以真的没关系。”


脸狐呆了呆,有点害羞,又带点得意,轻哼一声:“真是的,那些追着你跑的小姐姐都说高冷的大天狗大人好迷人。”妖狐斜他一眼,“哪里高冷了,油嘴滑舌不是好人。”


“嗯,只对你使坏。”大天狗还是笑,凑近他耳边,放低声音,“晚上还可以再坏一些。”


“……”妖狐闭嘴,闷头往前走。


大天狗伸手摸摸他蓬松柔软的狐尾,看见妖狐身子抖了抖,却没有躲开他,想起初见时那个冷淡的背影,又一次在心里庆幸而满足的确认,他真的,得到了这三千世界,最值得他珍惜怜爱的,只属于他的小狐狸。


 


—FIN—




写在最后:


不会开车的可怜的我,开个自行车还开一半就翻车了。算是烂尾吧,能力所限,非常抱歉。


感谢各位看到这里,感谢每一位喜欢这篇狗血文的狗崽同好。


咱们下个CP见。



评论

热度(278)

  1. 晚来天欲雪。O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