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天欲雪。

【狗崽】玄学真的是太厉害了(中)

Oia:

本来是上下的,脑洞开太大,变成上中下了。


非洲阴阳师,所以没打过什么高级的本,欢迎捉虫。


以下正文:




有了传说中的最强AOE,按理说接下来的日子本该顺风顺水,但晴明大概是在召唤大天狗这件事情上用完了所有欧气,所以刷御魂的时候,简直黑得没法形容。晴明带着捡了鸦天狗御魂穿的大天狗,看他连个N卡都秒不掉,简直郁卒得要哭出来,而每一次八岐大蛇死后的掉落,又让他怀疑世界上还有没有第二个六号位暴击针女。


又是一无所获的一天,晴明灰头土脸的回到寮里。大天狗在面具下的脸看不出来什么心情。妖狐卖力输出了一天,有些疲惫。山兔蹦蹦跳跳活力无限,但还是被孟婆拉过去摸摸头,喂了满嘴好吃的,要她好好休息。


“真好啊,小生也想赶快遇到命定之人。”妖狐羡慕的看了一眼山兔和孟婆两个可爱小姐的甜蜜互动。


“命定之人?”身旁的大天狗开口,意外好听和年轻的声线,每次都让妖狐很难和他的脸对上号。


“就是像山兔和孟婆,阎魔和判官,黑白鬼使那样的啊,小生也想有个真心人相伴一生。”妖狐揉着自己酸痛的手腕,有点发愁,然后一双干净有力的手就伸了过来,掌间蕴含着温和的妖力,缭绕在他使用过度的手腕间。


“大天狗大人?”妖狐抬眼,有些讶异,有些惶恐,毕竟对方可是快被尊称为神明的大妖,在寮里也是被晴明恭恭敬敬奉为上宾的地位,总觉得对方的妖力是很宝贵的东西。


“别动。”大天狗握住他想抽回去的手,“莹草在忙。”


“哦。”妖狐点点头,看着院子另一边跟在姑姑后面学习怎么当一个有魅力的成熟女性的莹草爸爸,觉得还是让大天狗继续医治自己好一些。


不过……难道大天狗大人喜欢莹草爸爸?妖狐舒服的眯起眼睛,又忍不住用残存的视线盯着大天狗那张长得实在勉强的脸陷入沉思,完全不知道自己这副表情看在对方眼里有多撩人。这么说起来,他是在有几次被莹草爸爸追着打脑袋之后,碰到过两个人在一边说悄悄话。还有前几天,他半夜手疼得不行,爬起来想找莹草疗伤,结果撞见大天狗从莹草的房间出来,吓得他立马手都不敢疼了,迷迷糊糊睡着之后还梦见一个有柔软金发的俊美青年给自己疗伤,那么好看的脸,却有一双和大天狗一样的眼睛,用温柔如水的目光看着自己,让他心怦怦跳得快要惊醒,就像现在一样……明明是那样的脸,却有一双寒潭深渊般的蓝色眼睛,像夏日暖洋洋的天空,像春天有鲤鱼小姐游来游去的湖,让妖狐每次和大天狗对视都会很快心虚的躲开。


不对不对,妖狐摇了摇了头回过神来,有点愁苦……莹草爸爸和大天狗大人……这一对,实在是说不上来到底谁口味更重一些啊。


“妖狐叔叔!哇唔!”身后传来女孩子欢快的叫声,然后一个小小的粉色身影扑上来,把他蓬松的尾巴抱了满怀。


妖狐把手抽回来,宠溺的摸了摸跳跳妹妹的头,笑得眉眼弯弯:“都说了要叫小生哥哥。”


“比番茄还好摸,比跳跳犬还好摸,哇哇哇!好幸福!”跳跳妹妹抱着尾巴开心得不得了,妖狐便也忽略了心底那点淡淡的失落,俯身把跳跳妹妹抱进怀里,趁机揉来揉去,“美丽的少女啊,你来当小生的命定之人好不好?”


“尾巴!尾巴!”被按在怀里的跳跳妹妹着急的伸手,妖狐笑一笑,“你答应做小生的命定之人,尾巴就一直给你摸,好不好?”


“唔……”


“不行。”跳跳妹妹还在皱着脸思考,就被大天狗一双手从妖狐怀里揪出来,“离他远一点。”


“大天狗大人?”


“莹草说了,他很危险,你离他远一点。”大天狗的声音低沉,带了点压抑的火气,妖狐听得出来,便也没再说话,只是一双耳朵耷拉下来,心里莫名的有些难过。乱洒狗粮就算了,还道听途说截断小生的姻缘,亏他还以为经过这段时间的并肩作战和私下交往,两人算得上是朋友了,果然还是自己一厢情愿,对方只会把莹草的话放在心上,却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感受。


大天狗把跳跳妹妹送到女孩子中间之后,回头看见妖狐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里,便走上前去想说点什么,但妖狐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等等。”大天狗觉得那个眼神的淡漠让人难以忍受,着急的伸手想拉他,却只捉住妖狐转身后一把蓬松的狐尾。果然……好摸得不得了,在他手心里挠得他心痒。


“放开!”妖狐清雅温润的声音冷淡起来,原来也很刺人,大天狗一愣神,然后手里软软的狐尾就被妖狐恶狠狠的揪走,大天狗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想着刚才妖狐一脸宠溺的任由跳跳妹妹把他狐尾揉来揉去的场景,双手微微握紧,感到一点痛意。


第二天一早,晴明抱着一堆达摩喂了妖狐满嘴,然后严肃道:“咱们再在五六层混是没有未来的!明天,我们去打七层!”


“啥?”妖狐吓一跳,手里的达摩都掉了下来,晴明捡起来塞回他嘴里,严肃点头:“欧崽,你要加油啊!”


“可是……”


“你看看大天狗大人身上的御魂,七零八碎的,输出还不如姑姑,好歹是我们非洲寮里唯一一个SSR,不能这么对人家吧?”


“唔……”妖狐摸摸身上的针女,有点过意不去,又有点感动,便拿出舍命陪君子的勇气,用力点了点头。


进御魂塔之前,大天狗皱眉看了看身边每个式神都是一副决一死战的表情,有点困惑,他并不知道晴明之前给大家进行了漫长的洗脑大法,直到走到了更上一层楼,大天狗才觉得有些不妥,但妖狐已经打开门向里面的妖怪迎了上去。


有些差距不是努力就能弥补的,一众式神躺在地上的时候,晴明这么想,但妖狐显然不这么想。最后仅存的八岐大蛇和妖狐遥遥相对,他的狂风刃卷出手之后就没有停下来,十下,二十下,或者更多,晴明躺在地板上,打算回去把寮里七零八碎的玩意都卖了,看能不能凑点钱,有点好运气,给大天狗买个好御魂。


妖狐的手在抖,每一次的狂风刃卷都带来锥心的刺痛,但是只剩他了,对面的八岐大蛇还剩一丝残血,晴明阿爸和其他妖怪,把寮里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他,没有因为新来的SSR就把他扔到一边,他不能辜负这样的好意和期望。


“欧崽,停下!”晴明看到妖狐力竭强撑的样子,连忙大声喝止他,莹草也很着急:“蠢狐狸,你快住手!”


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就好了!妖狐已经疼得眼前发黑,但练习过千百次的角度依然精准的一次次发出连击,终于,对面的巨大身形轰然倒地,妖狐的双手几乎失去知觉,他这才松下一口气,转身朝晴明和大天狗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来:“快去……看看出了什么好东西。”


非洲寮之所以是非洲寮,就是因为主人黑得不像话,晴明看着面前并无卵用的四星御魂,心里赌得慌。


“欧崽,我去商店转一转,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晴明甚至不敢直视妖狐的眼睛。


缓过神来的妖狐虽然双手一直垂在身侧抬不起来,但还是很高兴的样子,笑道:“阿爸你去吧,要是太贵了就回来,我们明天再来继续打,你看我们能打过的!”


晴明点点头,说不出话来,只下定决心一定要买个御魂给大天狗装上,不能让自家妖狐这么拼命了。


“就是要劳烦大天狗大人再多等等了,真是不好意思。”从刚才起大天狗便一直不发一语,妖狐多少有点忐忑,想着便回头试图安抚一下对方,毕竟堂堂一个名震八方的大妖,来寮里这么久了,还在因为狗粮和御魂的原因不能大展雄风,想来是很憋屈的。


“闭嘴!”大天狗的声音冷冷传来,满含怒气,甚至有几分凶恶,一双黑色的翅膀展开,面具下的冰蓝色眼瞳带着杀意。妖狐一惊,心道大天狗大人果然被他们这群非洲人给气坏了,今天倾全寮之力搞得这么狼狈,结果一无所获,简直让人看不到希望。说起来昨天他和大天狗大人回家的时候,路过隔壁欧洲寮,酒吞和茨木还搂作一团打趣大天狗大人,说什么堂堂的三大妖之一,怎么混成这副样子,真是让他们觉得和他齐名都很丢人。


“把针女给我。”大天狗声音低沉,蕴藏着怒意,妖狐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了眼看他:“什么?”


“把你身上那套御魂脱下来给我。”大天狗说着向他走近一步。


“你说什……”妖狐倒退着趔趄了一下,然后就被大天狗抓到了怀里,一双翅膀把他牢牢箍住,双手伸进他衣服里一阵乱摸,妖狐挣扎起来,却被对方强大的妖力无形压制着难以动弹。等到身上御魂被扒光的时候,妖狐只觉得身上和心里都凉飕飕的,又冷又疼。


“你……你怎么这样……”妖狐被大天狗一双翅膀牢牢收在怀中,只能抬起头,一双眼里忍不住的盈了水光,他已经很努力了,他记着晴明的好,记着大天狗的忍让,记着大家的关心,所以他已经很努力了啊,刚才的御魂塔,他也拼命打过了,为什么大天狗还要这样?大妖都是这么冷漠无情吗?自己和晴明耗尽了他的所有耐性,所以就不择手段来强抢?


明明是同伴,明明自己都不计较他那么丑愿意在起风的时候躲到他翅膀下了,明明他给自己双手疗伤的时候自己都记得给他一个自己舍不得吃偷藏起来的达摩让他补充妖力了……他以为他们关系很好了。


好委屈啊,妖狐眨了眨眼睛,掉下来几颗水珠,想问的话又说不出来了,他不是什么软弱爱哭的小狐狸,但这样的大天狗,真的令人太伤心了。


面具下冰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痛色,大天狗放开他,声音有些不稳,但还是低沉而威严:“莹草,带他回去治伤,让姑惑鸟过来找我,你们几个,在这里和我一起等姑姑。”


刚才已经被吓傻了的众妖这才回过神来,也不敢在杀气和妖力泛滥的大天狗面前多说什么,倒是莹草颇有深意的在大天狗和妖狐之前多看了两眼,这才点点头,把委屈得不行的妖狐往家带。


晴明一无所获回来的时候,听说了妖狐被扒光御魂的事,转身就去了御魂塔,然后一夜未归。


第二天,第三天……妖狐的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他依然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晴明阿爸没有来安慰他,每天天不亮就带着大天狗姑姑和几个主力辅助出了门,只有院子里一堆R卡N卡式神叽叽喳喳的来窜门,说着些什么大天狗大人以一敌百的勇武之姿,说着什么晴明阿爸还是黑得不行,于是大天狗大人就带着大家去更高级的地方不给晴明阿爸手黑的机会,实在是帅破天际光芒万丈。


妖狐懒洋洋的坐在院子的花树底下,想起之前有次半夜起来,也是坐在这颗树下看月亮,没穿外套,于是打了好几个喷嚏,然后就感到身后被柔软的黑羽护住,大天狗好听的声音淡淡的:“下次出来多穿点。”


“大天狗大人?你也来看月亮?”妖狐从善如流的往后一倒,靠进那个宽阔温暖的怀抱里。


大天狗身子一僵,声音也有些哑:“我住在树上,被你吵醒了。”


“这样啊……”妖狐又往下滑了一些,在大天狗怀里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好,仰起脸能看见大天狗的下巴,他一双眼里映着月夜星光,笑意盈盈,“既然醒都醒了,就一同赏月吧。”


“好。”大天狗把翅膀收紧了一些,无处安放的手,小心翼翼的圈住了狐狸细瘦的腰。


从回忆里惊醒,是外面又传来了熙熙攘攘大呼小叫的声音,想来是万众瞩目的大天狗大人又满载而归,妖狐懒洋洋的走到湖边,和蝴蝶精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他觉得自己已经认命了,晴明阿爸也好,大天狗也好,大家都崇尚力量和强者,没有谁会在意一只小狐狸伤春悲秋的小心思,有些差距,毕竟无法逾越。


也不知道哪一天,要升五星的大天狗,就会把自己当做狗粮一口一口吃掉,只可惜,自己都还没有找到命定之人呢。明明,那些一起赏月听笛的夏夜里,他已经觉得,大天狗那张奇怪的脸,其实没有那么丑了。




—TBC—

评论

热度(182)

  1. 晚来天欲雪。O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