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天欲雪。

【叶叶修修】王者王者

秋寺:

*应该挺长的。很久之前的文,补完了一下。本来想说这一篇应该是上部的上,但是想了一下,觉得只要我打出这个字,基本上就不会有下一部了。嗯,不立flag。


*叶叶修修,叶修抱着叶修,我很喜欢的名称,很可爱,所以就是,这篇依然是叶修x叶修。稍微带了一点all叶。嗯。以上。




  (上)


  世上总有很多料想不到的事,而当你遇上了一件超出你生平所认知的一切事时,你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窗外的光亮因着窗帘的遮挡变得无比柔和,室内空调推送着舒适的风,配上安宁的空间,是个非常适合熟睡的时段。


  正睡着的叶修却微蹙着眉有些不适地转了个身。他拉了拉身上裹着的棉被,将脸埋进里头,又蹭了蹭底下柔软的枕头。他几乎快脱离了枕头的范围,半张脸枕在了下方边缘。


  国际联赛的标准单间,配备齐全,一张床也能勉强挤上两个成年人。不过这会儿,叶修的后背却靠上了墙。这对叶修来说是件奇怪的事。以往他睡的都是单人床,为了不把自己摔下,睡中间几乎是他的习惯。


  叶修往前挪动了些许,想窝回床的正中央。在挪动的途中额头却蹭到了一个有些暖乎的东西。他稍微顿了下,心里的疑惑更加深切了。


  标准单间。


  一张床。


  他碰上了。


  一个暖乎的,东西?


  叶修将额头抵在那儿试图分辨这暖乎的东西到底是不是他的错觉。


  而他在感受到由头顶那儿轻轻喷洒在自己后颈处的呼吸时,叶修一个激灵眼睛睁了开来。下一秒,撑着床铺就要坐起身。不过对方的动作显然比他更快,对方一手压着他的后脑勺,让他的额头依旧抵着对方的胸膛,另一手环过他的身躯按着他的背脊,将他禁锢在对方怀里。


  对方的压制并不强硬,比起来更像是一个普通的拥抱,叶修却能从对方指尖的摆放里觉出一股威胁的意味。


  这是一个不容猎物逃跑的姿态。


  只要猎物有挣扎逃跑的迹象,对方便会毫不留情地施加力道,破坏猎物的中枢神经,打断所有一切猎物能够逃跑的可能性。


  叶修在这样的压制下后背有些冒汗,本来舒适的室内温度也稍微提升了些许,裹在棉被里的皮肤都热了起来。


  对方的下巴轻轻地抵在自己的头顶上,有些慵懒低沉地开口,“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叶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有人出现在自己的房间?


  还躺到了一张床上?


  就在刚才,对方问了个问题。


  对方不是问,“这是哪间房?”也不是问,“你怎么在我房里?”而是问,“这里是哪里?”虽然只是微小的区别,但仔细分析起来,这听起来更像是对方根本不明白自己的所在地,大概能排除是对方或自己进错房的可能性。


  叶修也思考起是不是昨晚不小心带了谁回来。但想想又觉得应该没这个可能。一,他没喝酒;二,他思绪清晰记忆完整;三,对方是个男人。


  ……咳,要知道,真要带人回来的话,他也应该会带上女性才是。嗯,排除是一夜情的可能性。


  叶修在思考的期间也不忘回着对方的问题,带着些许漫不经心,“我才想问你是谁。这里是我房间。”


  两人的语调有些不可思议的相仿,都能将紧张的氛围化成一个近似悠然的问候,彷佛这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早晨,没有人被威胁,也没有人在威胁着谁。


  对方嗯了一声似乎在思考着他话语里的真实性,最后道,“我是叶修,你不可能不知道我是谁,这个国家的王。劝你最好别动什么歪念头。”


  ……?


  跟他同样的名字?


  叶修……王?


  啥跟啥?


  这人多半有病。


  叶修咳了一声,“那个,嗯,你说你叫叶修?”


  “是。”


  “真巧,我也叫叶修。”


  “……嗯?”


  “不过我只是个国家领队,没你那个什么王高大上哈。”


  “……你在糊弄我吗?我们国家可没有什么领队这一头衔。”


  “……我才觉得你在糊弄我吧?这年头还谈什么王位,你以为你在演古装剧吗?”


  自称是王的叶修放开了禁锢他的手,叶修从对方怀里挣脱,两人一个低头一个抬头,四目相对。


  四目相对……


  “我操!”叶修从床上坐起来。


  “我操!”自称是王的叶修也坐了起来。


  两人一同又惊又疑地开口,“叶秋?我操!不对,你不是叶秋!你他妈到底是谁?”


  叶修惊疑于两人的一口同声和相同的反应,当然他最惊讶的还是完全相同的面庞。叶修从对方的面部表情也能看得出对方的震惊。


  叶修思考了一下,慎重地再度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叫叶修。嗯,真叫叶修。职业是电竞选手。嗯……没整过形,生下来就长这样。如果你不信也可以出去问问人……我想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我是谁。”


  “……你以为我就整过形吗?”自称是王的叶修给了他一个白眼,随即又严肃了起来,“我有理由怀疑你话里的真实性。你不是才说你是国家领队吗?怎么现在又改成电竞选手了?这前后说法完全不对吧?”


  “这个……”


  “再说电竞选手又是什么职业?你全身上下看起来没什么武力值,这样成为选手能打得过别人吗?你成名该不会就是因为每场都输得很难看吧?”


  “哈……”叶修张了张嘴呆愣着好半晌没法说出话来,对方是把电竞选手当成了什么需要斗殴的职业了吗?虽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好像也是没错的。叶修没好气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还拿过四个冠军。”


  “……”


  叶修看对方摆明不信的样子,打量了下对方,继续说,“你要是跟我比,相信我,你也会输得很惨。”


  对方笑笑地挑起眉,“是吗?”


  “不能更确定。”叶修也挑着眉回应,接着说,“不过现在没法比,你要是有兴趣晚点我再去借来玩玩。”


  “行吧。”对方盘起腿,手肘撑着膝盖处支着下巴,“是说你刚刚有提到叶秋是吧?”


  叶修想了一会儿,“嗯,我也记得你有提到过。所以你……”


  “我叫叶修。虽然我曾经用过叶秋这个名,但跟你一样叶修才是我真名。”


  叶修稍微有点惊讶了,“哎,好巧,我以前也用过叶秋这个名。你该不是拿了你弟弟的名字来用了吧?”


  原本叶修只是说着玩的,哪想到对方似乎有些错愕地眨着眼。


  “喂、不会真的是弟弟吧?”这下叶修感觉有点不妙了。


  自称是王的叶修有些警惕地问道,“我是有个弟弟叫叶秋没错,不过知道我有弟弟的人并不多,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修干笑了几声,“因为我就有一个弟弟叫叶秋啊。”


  叶修怕对方不信,还特意从被迫买的手机里翻出了张被迫塞进去的合照。


  对方拿过去看了一下说,“我跟我弟弟也是双生子。”


  两人沉默地对看了几眼,似乎都觉得这相似度有点太高了。


  就像是与生俱来的默契一样,两人开始自报起讯息。


  叶修说,“我十五岁的时候,拿了他的身份证离了家。”


  自称是王的叶修突然变得有些感慨,点着头,“我也是,十五岁的时候离家,带的是弟弟整理好的行囊,他那会儿特别想离家出走。”


  叶修更感慨了,“这小鬼真不让人省心,不管在哪都想离家出走。”


  “你家的也是啊?”自称是王的叶修叹了口气摇着头,“真是……为了不让他学坏,我也算是用心良苦以身作则了。”


  “所以你就代替他出走了吧?”叶修欣慰地看着对方,“你真是个好哥哥。”


  自称是王的叶修也欣慰道,“我知道你也是。”


  接着两人相视而笑,笑而不语。好像真正搞离家出走让人头疼不已的根本不是他俩一样。


  两人又互相交流了几句家庭背景,虽然不太科学,但是叶修多少还是明白了现在的情况,这大概就是小说里那些时不时提到的穿越事件吧。


  而他现在这种情况穿过来的还是另一个时空的他自己。


  两个人又互相打量了一会儿,都觉得有些微妙。


  “虽然你是我,但总觉得你不是我啊。”叶修看了看对方身上的穿着,要是平时走在路上看到这样的异世打扮大概会认为对方是神经病,咳,不是,总之那些花纹配件看着就挺复杂,如果是他自己的话肯定不会想穿,不知道另一个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再看看对方的体型,虽说都是一样一样的,但仔细一看对方线条结实明显就是有在好好地锻炼着,反观他自己就没那种感觉了。


  “毕竟还是不同的两个人吧?虽然你也是我。”对方也看着他的身躯,撑着下巴稍微有点放空,大概是没想到另一个时空的自己,看起来这么的……弱吧。


  不过两人也没什么特别羡慕或嫌弃对方的样子,感叹了一下,也算是认同了。


  叶修看了下时间说,“我等一下要出去,你要待在这还是跟我来?”


  “跟着你吧。不是说要借什么东西来玩玩吗?”对方有些似笑非笑地说道,“说我赢不了你的那个。”


  叶修也似笑非笑地喔了一个长声,“行啊,你就稍微期待一下吧。”接着叶修偏了下头看向了对方的着装,道,“不过我认为你还是先换身衣服吧。虽然cosplay什么的现在是很流行,这个场合穿出去也不致于被当作神经病,不过你长这个样子也只能装成叶秋,我们还是别把我们正经弟弟的形象给搞没了吧!”


  对方耸耸肩,对于衣服显然不是特别在意,随便穿穿都无所谓,倒是对要装成弟弟这个提案就稍微有点提不起劲,大概是想起了弟弟的一身正装和对外一板一眼的模样,叹了口气嘀咕着,“啊,真累人。”


  虽然有点对不起另一个自己,但是叶修还是想笑,想着要是自己必须弄成叶秋那种逼格,他也觉得累。


  叶修从行李箱里扒拉出一件衬衫和西装裤,被冯主席耳提面命必须准备的,丢给了对方,自己也扒拉出国家队的队服换上。等他换好后转过身才发现对方才刚脱下他那身繁杂的异世衣服,正研究着衬衣的穿法。设身处地一想,如果要他自己尝试穿对方那边的服装,嗯,他大概也要研究好一阵子。


  叶修顺手把衬衣从对方手中接了过来解开扣子,让对方套上后再帮忙扣上,“说起来,你那套衣服是怎么回事?不觉得很麻烦吗?你应该不是会喜欢穿那种衣服的类型吧?”叶修耸耸肩说道,“喔,反正我是不喜欢。”


  “嘛……”对方从床上抓起西装裤看了一眼后套上,接着有些无奈地回道,“最近刚做完登基仪式,一个礼拜的巡访,就必须穿成那样。”


  叶修想了一下,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抱着肚子蹲了下来。


  “喂喂!”


  “是那个吧,”叶修边笑边说,“因为要换上那身衣服实在是太麻烦了,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所以干脆前一天晚上就先穿好直接睡下,隔天只要到点起床就行了的那样吧?难怪你连睡个觉也穿得那么奇怪。”


  对方翻了个白眼,“你倒是很懂嘛。”


  “哈哈,因为是我会干的事嘛。”


  叶修扶着床站了起来,带着笑意打量着对方,摸了摸下巴,“原来我穿起来是这个样子啊,其实还挺好看的。”


  “是吗?你现在那身也不差啊。”对方说道,“反正我觉得挺好看。”


  “喔,这样啊?那下次借你穿穿看,国家领队喔,很厉害的。”


  “喔,那你想的话我那身也能借你,君王喔,特别厉害的。”


  “咳、哈哈哈哈哈哈那就不必了。”


  “啧。”对方说,“就不要哪一天你穿到我这儿来,不然我肯定使劲儿倒腾你。”


  “不不不,没那个机会吧。”叶修道,“搞不好是你永久留在这里也不一定。”


  “哈……”对方想了下说道,“要真是这样就麻烦了。”


  叶修推了一下对方的肩膀,示意对方可以走了。接着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门。


  “不过应该还是有什么契机把你送过来的吧?”叶修问,“你有什么印象吗?比如说昨天发生的特别奇怪的事?或者你被暗杀了之类的?我听说小说都是这么写的,死了就穿越了。”


  “……没有吧,很平常啊。”对方摸了摸下巴,“而且我被暗杀死了这种事情不太需要考虑,认真的,我很厉害,没这个人能暗杀我。”


  叶修也摸着下巴,不过想的却是另一回事,“原来我说自己很厉害是这个样子的啊。”


  对方呵呵一笑说,“不就跟你一样吗?说你很厉害,我一定赢不了你什么的。”


  叶修点点头回道,“确实如此,不过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不会改口的,毕竟我在这个领域里也算是个大神,你这初学者要跟我比,我用一只手就能碾压你。”


  对方停顿了一秒,这么感叹着,“我开始懂为什么这么多人想揍我了。” 


  叶修咕哝着,“……我刚刚也这么感叹过了。真微妙。”


  “虽然是这么讲,不过说的也是事实啊,是综合考量过后才敢这么说的。”


  叶修点头,“本来就是,要是没一定的本事,也不会这么说了。”


  “没错没错。”


  于是两人又一起感叹了,“所以说你果真是很厉害嘛,真不愧是另一个我啊。”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往饭店配备的训练室走去,叶修开了门后,已经有不少人在里头待着了。因为声音放的很轻,又背对着门口,里头的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到来。叶修听到身后的对方稍微有点惊讶地喔了一声,他往角落那儿移动过去,对方跟在他身后,接着他回头小声地问,“怎么了?”


  对方凑近他耳边回答,“都是我认识的人。”


  叶修眨了眨眼,环顾了下四周,再回头小声问对方,“你说说看?”


  对方就指指点点地回道,“那个是文州嘛,在我那个世界的话,出手速度相较其他人来说慢了不少,在我看来所有招数肉眼都看得清,不过他倒是很明白自己的缺点,在战术上下了不少功夫,补足了速度上的缺陷,整体来说不可小觑;他旁边那个是少天吧,那个,嗯,吱吱喳喳的,七个分身,快步走,魔音环绕,逼得武术大会数次更改规则的男人,不过剑术了得,也是个不能小看的人。”


  叶修想像了一下另一个世界会武术的大家。


  不过他实在有点想像不出来帅气的大家,根据另一个自己的描述,他大概只能想到动作挺慢且能看得清所有招式的喻文州很努力地出手去攻击人,或者是一直绕着圈圈像只麻雀一样不停跳啊跳啊说着话的黄少天,怎么想怎么逗,于是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连忙埋进对方颈窝里抖着身继续笑。


  对方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环着他的肩拍了一下,让他严肃点,继续指指点点,“旁边那个是张佳乐吧,不知道你们这里怎么样,运气特别不好的一个人,能拿头名的时候偏偏遇上了我,很可惜,只能位居第二,不然也算是挺厉害的,招数都很华丽,武术大会开场都想找他。喔喔,说到开场,那个,不得不说,小周吧。”对方手一偏指了指周泽楷,叶修这时已经缓过来了,和对方同时说道,“荣耀第一脸。”


  “你们这里也是这样称呼他的啊。”对方感叹了一下,接着说,“只能说是很会射的男人吧,也是挺厉害的,差一点点就能击败我,可惜就是不太爱说话。”


  “嗯,差一点点啊。”叶修感慨地点头,“腼腆,招人疼。”


  对方点了下头,又一个个数了过去,“王杰希,据说天文地理样样精通,还会看面相算卜卦,是个非常……”


  “捉摸不透的人。”叶修接道。


  “对,总有种哪一天会不小心被下蛊的感觉。”


  “又或者哪一天骑着扫把就飞上去了。”


  “对对对……就是那种感……诶,不对。”对方有一瞬地疑惑,接着说道,“王杰希本来就会飞啊。”


  “噗……等一下,真的假的?”叶修又没忍住笑了出来,埋在对方的肩膀上抖得快要直不起腰了。


  想想啊,骑着扫把的王杰希。


  对方思考了一下,“我印象中是这样没错,不过也有可能是哪种魔术吧,某一次武术大会的开场是他嘛,可能是特技什么的。反正千万不能小看他,人类办不到的事他搞不好都办得到,你永远不会知道他那些技能到底是真的会还是在作秀。”


  “我觉得我对你们那儿有点兴趣了。”


  “不危及性命的话是挺有趣的就是了。”对方看了他一眼,“不过我有点怕你一过去一下就被哪个我的仇家戳死了。”


  “……”


  “谁叫你顶的是我这张脸嘛。”


  “这我还真是……无言以对。”叶修给了对方一个白眼。


  对方笑笑地耸耸肩,转了个话题,问道,“这些就是全部人了?”


  “不是,还没到点,等会应该就全到了。”


  几个人陆陆续续进来了,孙翔、唐昊、肖时钦、楚云秀、苏沐橙、方锐,他俩一边对着时间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起这几个人,当最后一个人,张新杰,走进关上门后,刚刚好秒针一跑,集合时间点已到,他俩没忍住握了下拳头,喊着,“好!踩点!”


  “……”


  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俩所在的不起眼的角落。


  身穿衬衫西装的叶修不动声色地站好,面带微笑,一丝不苟,风度翩翩,颇有上流社会的装逼范儿,就好像刚刚窝在一起嘀嘀咕咕猥琐说着话的根本不是他,完全是大家的错觉。


  叶修咳了一声,忍着没笑场,闲散地向大家打了个招呼,顺便介绍起身边的这个人。


  在所有人还在惊讶叶修有个双胞胎弟弟,而且还是叫叶秋的时候,苏沐橙向对方打了个招呼,“喔,好久不见。”


  对方顿了一下,也微笑地向她打了招呼,“是啊,好久不见。”


  苏沐橙眨了下眼,偏了下头,不过倒也没说什么,笑咪咪地转头去挑自己的机台。


  几个人互相介绍又客套话了一下,便各自做起自己的事。


  自称是王的叶修凑过去问,“沐橙什么时候看过叶秋的?”


  “前年过年的时候吧。”叶修想了一下,“好像还不小心把礼花炮拉他头上了。”


  “喔。那这样她应该看出来我不是叶秋了。”


  “嗯,感觉得出来。”叶修点头,“晚一点我再去跟她解释吧。”


  叶修把人拉到最后排的机台那,“既然大家都到了,也打过招呼了,那我们也能来打几场了。”


  叶修开了两台电脑,解释了起来,“这个叫电脑,挺高科技的,你们那应该没有。”在等着开机的时候,指指其他人的屏幕说道,“我们这些人呢,就叫电竞选手,简单说就是以打游戏为生,操纵游戏角色在比赛中赢得冠军等等。跟你说的武术大会应该差不多,不过我们不是真人下去比就是了。”


  “明白。”对方点了点头。


  叶修帮忙开了游戏界面,介绍了些游戏职业,接着问,“我这里每个职业的帐号卡都有,你想选哪个?”


  “战斗法师吧。”对方耸耸肩。


  叶修偏头看向了对方,“果真是我呢。”


  对方笑了笑,“战矛嘛,我以前的惯用武器。”


  叶修没有漏听那个以前,接着问,“那现在呢?”


  对方想了一下,也偏头看向他,大概是不太确定他听到后会有的反应,“一把伞?”


  叶修眼神一亮,笑了起来,“千机伞吧。”


  “哎,你知道啊。”对方有些放心了,点点头,“所以说你也有一个游戏角色拿的武器是千机伞嗎?”


  叶修点点头,“对,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拿那个武器出来虐你。”


  对方无语了几秒,“随便吧,我也知道我玩千机伞很厉害。你要跟我真人比试,我也不会拿千机伞虐你,喔,武器我也一样都不选,随便一只手都能碾压你。”


  “靠,滚吧你。”叶修笑着踢了对方一脚。


  对方呵呵一笑,这一脚对有练过的人来说根本不痛不痒,所以他也不是很在意。


  叶修又教了对方怎么操作,等对方都熟悉了后,才随便挑了张帐号卡打了几场玩玩。也就像叶修说的一只手玩爆对方。


  叶修挺得意的笑,“看吧,就说你绝对会输得很惨,虽然对初学者来说能打成这样也不错了。”


  对方也不恼,挑着眉回道,“不然我们来换一下真人比试吧?”


  “才不要。”叶修斩钉截铁一秒回绝,开玩笑,那绝对是被对方打着玩的节奏。


  对方闲散地哼笑一声,接着又把心神放回游戏身上,似乎对这游戏挺感兴趣。


  叶修看对方挺起劲,向对方说了几句后就放着让对方继续研究,自己去照看其他人的练习了。接下来的整天,叶修的心神都花在看其他国家队的比赛录像,跟喻文州、肖时钦和张新杰分析对手可能的进攻法,又统整了下自己这里破解对方战术的可行性,也一个个询问确认当事人是否能做到某些技能操作。


  被留在最后一排的异世叶修在对方离开一小段时间后,也从游戏里钻了出来,开始观察起了对方的工作。对方和其他人之间的互动,虽说难免有互相嫌弃斗嘴吐槽的时候,但也不难看出其他人确实对另一个自己是有所钦佩认同的,不然也不会在吐槽完后还是乖乖地完成对方的指示了。


  在异世叶修还在打量对方的时候,有人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坐下了。


  苏沐橙直接开门见山地问了,“你应该不是叶秋吧?”


  “嗯,不是。”他说得挺坦然,反正这个世界的叶修本来就没打算要瞒着对方。他问,“看得出来?”


  “嗯,眼神吧。”苏沐橙移动着鼠标点了下游戏界面,“看我的时候,跟叶修一个模样。之前遇过叶秋,不是这个样子的。”


  他点点头,“原来如此。”


  “所以你是……?”苏沐橙问着。


  “叶修。”他回道,“我的意思是,另一个世界的,虽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到这的。”


  “……喔。”不愧是会看连续剧的人,几秒钟就消化了这超出常理范围的事,也没怎么大惊小怪。苏沐橙倒是忧虑起了其他事,还稍微带着点警戒心,“那你出现在这里应该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危害吧?”


  他看着另一个自己沉思了几秒,坦然说道,“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我能向妳保证我是不会去伤害他的。”


  “我明白了。”苏沐橙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那个世界也有我吗?”


  他笑了笑,“嗯。”


  “关系好吗?”


  “跟妳和他是一样的吧。”


  苏沐橙笑了笑,“那还不错。”接着问,“其他人呢?”


  “你们认识的人我应该都知道,至少这里的人我都认识。”


  “喔。”苏沐橙又随意地点了几下游戏界面,有一点欲言又止,不过最终什么也没说,站了起来道,“那我走了,你继续吧。”


  走之前,苏沐橙好像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回过头问道,“你在那个世界有交往对象吗?”


  他对这问题稍微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是知道苏沐橙本来打算想问些什么,不过答案并不会是好的,所以他并没有去戳破。而后一个问题,他就没预料到了,“没有。妳对这问题很有兴趣?”


  苏沐橙往叶修那个方向看了一下,再往他这儿笑了笑,“稍微有点好奇,可以当作参考,不过没有就算了。”


  他也往这个世界的叶修那儿看了一眼,又看了一下其他人和对方之间的互动,大概明白了。


  他说,“我觉得不太一样,我那边的对我应该不是这种感觉。”


  苏沐橙歪了歪头,“是吗?”不过想了想也说,“可能吧,毕竟你和他还是不一样的。”


  他听着有些无奈了,“喂,妳别说的好像我就很没魅力一样好吗?” 


  苏沐橙又笑,耸了耸肩,“没办法,我认识的是他不是你嘛,在我看来就是这样啊。”


  他懒懒地向她挥了挥手,“行行行,知道了。”


  苏沐橙走后,他闲散地靠着椅背环着胸继续观察着其他人。经过苏沐橙的意有所指后,某些人光是一个眼神或是一个举止看起来就都稍微变了一点味,不仔细看的确是很难看出来的。


  “保护的还是挺好的嘛。”他偏了下头低语着,他想另一个自己没什么反应的话大概就是还没察觉到吧。


  所以说苏沐橙说的确实没有错,虽然很多地方都很相似,但是认识的本来就不是这一个他。也许灵魂是一样的,不过成长背景怎么说也不相同。看到的世界不同,擅长的东西也不一样,所以严格上来说他们也不能算上同一个人。那么关于魅力或者其他,也多多少少会有所不同了吧?


  总之在认识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被不少人觊觎后,他再看到其他人对另一个自己的互动时就稍微产生了点些许詭異感。反正他一直有种‘自己’正在被吃豆腐的错觉,浑身不太对劲,好像那些放在另一個自己身上的手就是放在自己身上一樣,有點想拍掉。


  当然他也只是想想而已,又看了几眼后便回去研究这游戏了。


  等到一天的训练结束后,他们一起去餐厅吃了顿饭。异世叶修尽责的扮演好了这个世界叶秋的角色,与其他人相谈甚欢,有些人还开玩笑地夸说跟叶修完全不一样,弟弟看起来就像成功人士,谈吐得体,有礼貌多了。惹得叶修呵呵呵呵直笑,说,“你们继续夸,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异世叶修笑笑地瞥了对方一眼。知道实情的苏沐橙也在笑。叶修当然不可能跟他们一般见识,也特别乐意其他人继续夸,毕竟两个都是叶修嘛,他们不管夸哪个还是损哪个,实质上都是两个一起说上了。反正这个世界的叶修听得挺乐的就是了。


  几个人在饭桌上又聊了一会儿比赛上的事,等回到房间后时间已经挺晚了。两人轮流盥洗完接连躺到床上后也才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这个世界的叶修喜欢睡中间,另一个世界的叶修也习惯睡中间。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怎么睡都不对劲。


  两人躺了一阵谁也没睡着,叶修有些无奈地推了他一下,“你睡过去点行吗?”


  他也很无奈地说,“我觉得我已经很靠边了。”


  叶修觉得这样真的不行,坐起身说,“这样吧,这个房间本来是我的,所以你听我的,稍微再让一下?不然你去睡沙发?你不是武功高强吗?应该没少睡钢丝?到哪都能睡吧?”


  他抽了抽嘴角,“你想多了,钢丝是什么我没听过,而且有床能睡我干嘛跟自己过不去。”


  叶修啧了一声,躺了回去,说,“你现在就是在跟你自己过不去。你看我们俩躺了这么久谁睡着了?”


  “也是……”他看另一个自己使劲儿往中间蹭,一副想把自己踢下床的样子,突然灵机一动,“不然这样吧,我有一个办法能让我们都睡中间。”


  “喔?”叶修睁开眼睛看他。


  他说,“你先让我躺到中间去。”


  “不干。”叶修一秒回绝。


  “……喂,相信我啊,我干嘛骗你?你看,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说,我会在这事上骗人吗?你会为了这种事骗人吗?我们会自己骗自己吗?”


  “……”


  这问题还真是精辟啊。


  “行吧。”叶修勉勉强强地让出了位,这下叶修就像早上那会儿一样贴墙了,“所以呢?这不就还是只有你睡在中间……”


  那个‘吗’字还没落下,叶修就被一股拉力往中间拽,一下就整个人摔到了对方身上。等叶修回过神来后,对方已经一手环上了他的腰,一手按着他的后脑勺,被对方抱在怀里了。


  叶修无语了好几秒,倒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你身上压着个人这样睡得着啊?”


  “应该可以吧。”事实上如果是别人的话他也不觉得他睡得着,不过是自己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再说他也没觉得这个叶修有重到哪去。


  “好吧,你要是觉得这样可以我也无话可说了。”叶修给自己挪了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后半个身子扒拉在对方身上闭上了眼,“总之先试试吧,你要真睡不着再跟我说,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


  “你不用管我,你睡你自己的。”


  “喔,不是。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睡不着的话我会把你踢下去的。”叶修也没那么矫情,对方说不用管他也懒得管。


  “随你啦。”他无奈地拍了对方后脑勺一下让对方赶紧睡。


  大概是浅意识里已经明白自己睡的是中间,再加上整天的脑力消耗对方也累了,这次叶修入睡的还挺快。


  在颈边微弱的呼吸渐渐规律缓和下来后,异世叶修张开眼深思了一下,接着移动着放在对方腰上的手,对着另一个自己稍微摸了一下,又掂量了几下。


  他轻轻地嗯了一个长声,然后叹了一口气。


  他发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抱起来的手感其实还是挺好的?


  也难怪其他人动不动就想对这个自己上下其手了。




  (下)


  早上,叶修是被闹铃给吵醒的。被窝里暖洋洋的很舒适,让他有点不太想起来。


  叶修伸出手摸索着床头柜的闹钟,却在闹钟本该在的位置摸了个空。闹铃持续从那个方位传来,叶修在那附近又摸了一会儿,没摸成,最后放弃似地睁开了眼。


  有一只手,放在了闹钟上头。


  而他自己的刚刚好就落在了离闹钟一个手指头宽的微妙距离处。


  叶修意识到了是怎么回事,有些没好气地就着对方的手背往闹钟上的按钮拍了下去,接着顺着对方的手臂线条往回看,对上了一个酷似自己的脸。在视线对上后对方好笑地对自己说了早安。


  “你搞毛啊,把闹铃移走干什么?”叶修回应得特别无力,按掉闹铃后把手收回来又缩进了被子里。被窝外的空气凉。


  “怕你闭着眼把闹铃关了后就起不来了?”对方这么说道,顺便也把手收了回来。


  “不不,你只是觉得有趣吧。看我怎么摸都摸不到闹钟,最后不得不睁开眼那样。”


  “嗯,也是原因之一吧。”对方收回的手毫无预警地按了按他的后颈,有些冰凉又有些麻痒,让他吓了一跳完全清醒了。


  “幼稚。”叶修揉着自己的后颈从对方身上爬起来,“不就是睡你身上一个晚上吗?这还是你提议的。”


  “所以就让我小开一下玩笑也不为过吧?”对方也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肩膀,“反正我看你睡得挺好。”


  “这倒是真的,一夜无梦。”叶修点点头。


  叶修看了下时间,下了床,从行李箱里扒拉出干净的队服,也顺便丢了件休闲服给对方,“昨天的送去洗了,今天随便穿先将就一下。”


  接着叶修背过身开始换起了衣服,这才问起,“你呢?你怎么样?”


  “喔。”对方往他身上打量了一会儿,接着移开视线,懒懒地说,“还行吧。”


  “还行是怎么样?今晚打算放弃去睡沙发的意思?”叶修回过头笑笑地问。


  对方给了他一个白眼,拿起被丢在床上的休闲服,“是可以继续那样睡的意思。”


  “喔。”叶修啧了一声,回身继续换好衣服。


  “你有什么好不满的?又不是我趴你身上。”对方有样学样地把衣服给套上了。


  “倒也不是那样。”叶修给自己和对方都倒了杯水。


  对方思考了一下,接着喔了一长声,“我明白了。”


  叶修靠着桌子喝水,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缘,“你说说看?”


  对方换好了衣服,走到他身边拿起水杯喝了一口,也一样靠着桌子,“睡在另一个人身上居然还能睡得挺好,有点难为情了吧?”


  “嗯……”被戳中要点一时之间叶修也不知道该回什么,不过接着叶修也喔了一长声,恍然大悟感,“难怪你说还行啊。”


  “……什么?”


  “就是刚才问你睡得怎么样,你说还行。其实也是因为抱着一个人睡也睡得挺好,难为情了吧?”叶修似笑非笑地看了对方一眼。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才啧了一声说,“跟自己说话真讨厌。”


  叶修耸耸肩,“不是只有你这么觉得。”


  两人轮流用完浴室后去吃了早餐。完后,来到了训练室。大家互相打了个招呼,每个人又做回了各自的训练。


  相比起昨天来说今天的气氛似乎更紧张了一些。


  叶修一样把对方拉到最后一排,给对方开了游戏,说,“明天我们有一场比赛,如果赢了就能进入总决赛。”


  对方坐着,手肘撑在扶手上支着脸看他操作,问道,“你会上场吗?”


  叶修顿了顿,说,“我只是个领队。做做指导,不上场的。”


  “喔。”对方从一堆帐号卡里随意挑了张出来,“真可惜。”


  “有什么好可惜的?”叶修笑。


  “我想看看另一个世界的我大放异彩?”


  叶修笑着说,“可惜,那个时期已经过了,你太晚来了。”叶修想了想,又说,“不然我找找之前的比赛录像给你看?”


  “录像啊,也行吧。”


  叶修点点头,“那你先自己玩吧。”叶修也不怕对方无聊,毕竟自己就算玩了整天,他还是照样玩得下去。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没道理会不喜欢。


  果然对方早就自个儿插了帐号卡,研究起了技能栏。发觉叶修还站在一旁便看了他一眼,一副“你怎么还在这儿,该干嘛就快干嘛去,别站这儿挡视线了”的样子。


  叶修笑了一下,压了下对方的肩膀,“晚点来切磋几把。”


  “行啊。”对方闲散地勾起嘴角,向他摆了摆手。


  接下来的整天叶修又确认了几次大家的配合,和其他人讨论了会儿AB计画,完善后也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夏天,这个点还很亮,所有人都还干劲十足,不过叶修还是提醒大家今天要好好休息,明天才有足够的体力去应战。


  所有人陆续离开,训练室只剩下两个人。叶修整理了下桌上的资料后,坐到了异世叶修旁,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对方按了几个操作键,杀了个Boss。


  “哎,挺好。”叶修看了几眼说道。


  对方说,“有些攻击跟我们那儿出手的招式差不多,只要知道了施放技能的按键,很快就知道下一步要怎么操作了。”


  “果然吗。”叶修一点也不意外,“那来打一场?”


  “来吧。”


  两人迅速进了竞技场,打了几把,每一次结束的时间都长了一些。叶修感慨了起来,“进步挺快。”


  对方客观地说,“毕竟有武术底子,不过像你那样操作大概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摸索。”


  “你还想跟我一样啊,我可是玩了十几年的人了。”叶修说。


  “哪能。”对方露了一个惊讶的表情,“就跟我知道就算你跟我学武,没个八百年也不可能斗得过我。”


  叶修扯出了个假笑看了他一眼,“还打吗?”


  对方也扯出了个假笑,“不了,休息吧。”


  开什么玩笑,被这样吊打着玩也是很累的。


  两人收拾完后出了训练室,在走去餐厅的路上,异世叶修突然道,“说起来,韩文清呢?你们应该也是旧识吧?十年宿敌什么的。实力也不差,这种场合怎么可能会没有他?”


  “他不来啊。”叶修说,“他可有心思了,在好好地整理战队呢。就等我们这打完了,回去还在想新战术磨合技术的时候,他们战队已经拟好了ABCDE方案好来揍我们了。”


  对方停了下才说,“有他的风格。”


  “是吧。”叶修说,“专注于一个地方勇往直前的人。”


  对方点头,“值得敬佩。”


  两人快速解决完晚餐,回房随意聊了些琐事。


  “你觉得你们的胜率多大?”


  叶修擦了擦刚洗完的头发,“不好说吧,要看明天大家的状态怎么样。”


  “不过你真不觉得可惜吗?”异世叶修说,“看着他们上场,自己只能坐在台下看着。”


  叶修顿了顿,无奈地瞥了他一眼,“这种话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过确实也没什么好可惜的,没有什么是比还有很多后辈们能够取代我们这些老人还要好的事。荣耀不会完结,我们所喜爱的一切不会就此消失。这样难道还不够吗?”


  对方勾起了笑,“我也是。看到后辈们的进步会很开心,也想把自己的毕生所学交给新的一代,有些东西不该断,它该这么一直传承下去。”


  叶修专注地看着对方,接着笑了笑,回道,“对,想要将自己所懂得技术传承下去。虽然不知道今后游戏或联盟会往哪样的方向发展,但是不管怎么想,喜欢的心情还是不会变的。希望它,会越来越好吧。”


  两人又小聊了一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打算就寝。


  本来异世叶修想好心点这次不抢他的床,不过叶修说了,“反正都睡得好好的,就没必要这么见外了吧。”


  既然本人都说没问题了,他当然也没问题啊,所以最后他们俩还是维持原样了。




  隔天,四进二的比赛打完,几乎所有人都要虚脱了。


  这的确是一场恶战,不过胜利的喜悦还是让他们兴致高昂。


  “就剩一场了。”叶修站在他身边,看着他的队友们在远处互相击掌,眼里透着一点柔和的笑意,“其实看他们成为队友是一件挺神奇的事,明明几个月前大部分人都还是互相厮杀的对象。一开始这些人也很难配合,但是现在光看着就觉得......他们能一起走到这里,真不错。”


  叶修才刚说完,几个人一看到叶修在这,便急匆匆地涌了过来,一把抓了叶修的手腕或推着叶修的肩膀,骂道,“我靠,老叶你怎么还站在这?快去拿录象来战术分析了,没时间让你在这悠闲了啊混蛋!”


  叶修啧啧啧地回了,“急什么,我早跟他们工作人员说了要拿录象,待会儿就送来。喔,对了。”叶修回过头,朝他摆了摆手,“你来不来听分析?”


  他摇了摇头,“不用,我到处晃晃吧。”


  “那行,我房卡先给你吧,我可能会晚一点回去。”


  他接住了叶修丢过来的房卡,晃了两下当作招呼。直到这群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他看向了窗外的天空,玻璃反射出了自己的面容,浅浅地叹了口气。


  不知道自己的世界怎么样了。


  后来他闲晃了几圈还是决定回房间待着了,这世界的高科技对待从别的世界来的人并不是很友好,害他一惊一刹地被不少路过的人当成稀有动物。


  他回房后一路睡到十点,等到门铃声响起才醒来。


  叶修给他带了速食晚餐,“不知道你吃了没有。”


  “喔,谢了。我睡到刚才,还没吃。”他伸手接过。


  “嗯,那你吃吧。我先去洗个澡,真是快被他们搞死了。”


  “他们干什么了?”


  “偏要我示范一堆操作给他们看,比较复杂的也就算了,其他的根本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这些家伙,又不是新手了!”


  “哈哈,不过我看你跟他们玩得还是挺开心的嘛。”


  叶修拿了衣服,本来又进浴室了,又折了回来,从纸袋里抽了根薯条塞他嘴巴里,“闭嘴,好好吃你的晚餐。”


  “哈哈哈哈哈哈哈、嗯这好吃。”


  叶修洗完后倒在床上准备睡了,“你睡不睡?”


  “我晚点吧,你先睡没关系。”


  叶修嗯了一声,闭上了眼,过了一会儿又睡眼惺忪地睁开,“等比完赛,我会帮你一起找回去的方法。”


  他愣了愣,笑着点了下头。


  其实他也有这一种感觉,好像只要等这里都结束了,事情就会明朗起来。


  他无所事事地发了一会儿呆,最终叹了口气,收拾了下东西,准备继续睡下去。他掀开棉被,将人移往墙边一点,躺了进去。他好笑地看到叶修不适地蹙起了眉,伸手把他移了回来,盖好棉被。


  同时拥有这种要不得的奇葩习性,也是挺好玩的。


  他想了想,有一件事他一直很好奇,只是碍于没有人能让他来尝试。


  反正这个是自己......做点什么事也是可以的吧?


  他踌躇了一下,最后敌不过内心的抓挠,将唇凑近了对方的锁骨处,舔弄着吮了一口,然后移开唇看了一下。


  嗯......好像真的变红了,看来他也是有技术可言的。


  嗯......好像一时半会不会消。


  呃......好像更红了。


  ......好吧。


  睡觉。


  隔天早上,叶修进了浴室,结果噗的一声开始了大笑,然后一边笑一边走出来指着自己的锁骨对他道,“你是不是有病啊?”


  他眨着眼道,“我就是好奇,难道你不好奇吗?就是怎么弄上去的,或者原来真的能弄上去啊,这样的事。”


  叶修又笑了一会儿,“真是,被你弄得也有点好奇了。”


  叶修擒着笑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他无所谓地任他打量,甚至放松了肢体,调笑,“怎么,也想来试一口吗?”


  “试啊,为什么不试?”叶修笑着低下头,找准了同一处,慢慢地舔吮了一口。


  有点痒,他想。


  叶修的头发掠过他的皮肤。


  叶修起身,摸了摸下巴,看了一会儿自己的杰作。


  “原来还真能啊。”


  他搓了一会儿被叶修的头发蹭过的地方,“是吧?是不是觉得有点神奇了?”


  “而且是对自己做的,总觉得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他点头,“是啊,我昨天就是这么想的,反正都是自己。”


  叶修耸肩,“不过趁别人熟睡的时候乱来还是不可取的。”


  他严肃地点头,“是啊,谁啊,真是不可取。”


  叶修本想说,你啊,不就是你吗?但是想了想,这个你,好像就是他啊,虽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他。


  叶修啧啧了几声,摇着头去换上队服了。


  不得不说,异世叶修的技术的确是挺不错的,穿上队服后吻痕正好就被掩盖在领口下,免去了被询问的麻烦。


  他们又一同去了训练室,叶修忙着跟国家队的人拟定战术和技术指导。他在一旁换着游戏随意玩,玩到了扫雷,认为是一个不错的打发时间的小游戏。


  突然一阵欢呼的喧闹,他不小心踩了雷,整个画面被炸弹取代了。他伸头往那波人看去,看他们兴高采烈的样子似乎是又领略到了什么绝妙的配合。


  叶修突然看向了他,笑着对他比了个拇指。


  他也笑了下,转头回去玩起自己的小游戏。


  一天这么一晃,也就这么过去了。


  然后是总决赛,当最后一刻来临时,他仰着头看着画面上的荣耀,全场爆出了热烈掌声,各种欢呼此起彼落。他在人群的喧嚣里转头看向静静地坐在他身边的人,叶修擒着一抹笑,看着舞台久久不能自拔,舍不得移开视线,缓慢又清晰地低声道,“不错吧?”


  这是他的世界。


  是他热爱的事物。


  他将一生所有为它奉献。


  “是啊,不错呢。”


  他笑着开口。


  他想,也许,他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见证这里的自己拥有的名为荣耀的这一切。


  他缓缓低下头,在这个阴影里,轻吻上了对方。


  叶修愣了下,他已离开。


  “害我都有点冲动了。”他埋怨。


  叶修眨了下眼,笑了,“想回去造就你的荣耀了吗?”


  他笑,“一直都有那个奉献的精神,那是我热爱的国家嘛。”


  叶修说,“我也想亲眼看看你的世界。”


  他点头,“还是有机会的。毕竟我会在这里,本来就是不合常理的事。”


  “哈哈,也是。”


  然后国家队的成员冲进了休息室,嚷嚷着要叶修别窝在这儿,赶快滚出去拥抱荣耀了。叶修笑着起身,跟着那群人,最后回过头,向他摆了摆手。




  这一天,叶修自己一个人占据了一张床。那家伙已经消失了,叶修估计他已经回去了原来的世界。


  隔一天,叶修睡醒后伸了个懒腰。


  躺在床上,迷蒙地睁开眼。


  然后......他看着好像没有看过的天花板发起呆来。


  旁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叶修缓慢地转过头去。


  两人对上了视线。


  接着两人嘴角抽了一抽,哀叹一声。


  “奇怪,怎么又是你?”




  FIN 

评论

热度(223)

  1. 晚来天欲雪。瞎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