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天欲雪。

鹤归【祝融x赤松子】

一朵饮水叽:

  1。
  前几天,新的一批通过成人礼的孩子回来了,天气还很好,赤松子索性偷懒,窝在房里休息。外面有人进来,赤松子听见屋外面的仙鹤唳叫了一声,不过这时间来找他的……应该是祝融那家伙没错。
  仙鹤很护主,估摸着是觉得自己主人需要休息,晃了几下翅膀想拦住祝融。
  赤松子知道它拦不住祝融那个暴脾气,也知道祝融不会对自个儿的鹤下手,睁了睁眼又悠悠的闭上了。
  果然。赤松子听见外面传来仙鹤扑棱翅膀的声音,还有压抑着的不服的叫声。他偷偷笑了笑,在床榻上翻了个身。
  火神祝融一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松子窗外种了一株海棠花树,是凤一家管着的,有时他过来找赤松子聊聊天唠嗑的时候会帮着照料一下。花长的很好。海棠花的花瓣悠悠的飘进来落在床边地上,落在明显是在假寐的赤松子身上。
  外面那只聒噪的仙鹤还在不停的嚷叫,祝融有点心烦,砰的一声把门给摔上了。
  “哼。”心火烧的他头发越来越高,只好泄气般的冲着门冷哼了一声。
  “扑哧。”结果他一回头,就看见刚刚还假寐着的赤松子单手把身子撑起来,坐在床榻上一边笑着一边就这这个姿势看他,“你这么这么孩子气,和一只鹤争什么气?”
  然后外面的仙鹤就长唳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祝融没说话,一屁股在床对面的凳子上坐下了,盯着赤松子看。
  赤松子之前也睡饱了,懒懒的伸了个懒腰,问他:“那批孩子都安全回来了?”
  “嗯,都回来了。”祝融好像没料到他会突然提起这茬,过了一会儿才说,“我觉得有个人有点奇怪。”
  “谁?”
  “是个女孩,叫椿。”
  赤松子想了想,椿?好像是凤他们家的女儿,一个经常穿红衣服的女孩。嗯……性格不太热络,貌似和湫那小子倒是玩的挺好的。
  “她怎么了?受伤了?”
  “没有。我只是感觉她有点奇怪。”祝融摇摇头,脑袋旁边的火星消下去一点,心里那股不安和暴躁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他天生脾气就暴躁,小时候动不动拿火烧东西发泄,直到遇到松子以后,才慢慢变得平静。
  水火相克,赤松子温和的性格改变了他不少,他每每气火攻心时只要赤松子轻轻柔柔的喊他一声“祝融”,他总会冷静不少。
  他从小就喜欢和赤松子待在一起,水火相容他却总是莫名的感受到舒适,就像松子这个人一样,让他感受到,原来水,对于他来说并不是这么可怕的。
  赤松子慢悠悠的从床上起来,拉拉变皱的衣服,“祝融?出去走会儿吗?”
  “好。”祝融点点头,走在赤松子前面把门打开,刚打开门那只该死仙鹤的长嘴就啄了过来,祝融一挑眉,抓住仙鹤的嘴手心就翻起了不小的火焰。
  !!!
  赤松子赶紧上前把他手拍掉,仙鹤狠唳一声,扭头飞远了。
  “你啊……”松子有些头疼,不知道说什么好“也难怪它不喜欢让你坐,你说你和它争什么气呢。”
  祝融沉默了一会儿,头发上的火焰忽高忽低,象征着祝融的情绪捉摸不定。
  然后决定步行的松子在出门前听见祝融在身后很轻很轻的说:“没有争。”
  啊?赤松子疑惑的转过头,却被红着脸的祝融硬生生把脑袋掰了回去。
  没有和它争气。
  
  我在和它争你。
  
  
  2。
  天气越来越糟糕,连日大雨最后居然演变到了六月飞雪的地步。赤松子往祝融身边靠了靠,祝融身边聚了一群小孩子,也不知道谁传出去的消息,都说祝融哥身边暖和,弄得现在祝融哭笑不得还要给一群小孩子讲故事。
  赤松子想起来前几天祝融还夸天气好,可这才没过几天就下起了大雪,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祝融挠挠脑袋,小心翼翼把一个孩子挪的离自己稍微远了点,防止他被烧伤。
  “笑你的乌鸦嘴。”
  祝融这才想起自己前几天随意说的话,也不好意思的跟着笑了。
  廷牧把自己的妹妹丢在这群小孩中间就跑去帮他妈妈加固房子了,廷牧妹妹喜欢赤松子,一个劲的往赤松子怀里钻。
  “松子哥,为什么现在的天气这么奇怪啊?”
  “是啊是啊六月飞雪,好冷哦。”
  赤松子还没说话,旁边就有个小孩抢着回答。“我知道我知道!”
  “诶?”
  那小孩一脸神秘,“我听我哥哥说了!他说人间有个故事,当人间有大冤屈的时候,六月就会下大雪!”
  “诶是这样吗?”
  “到底是谁有大冤屈呢?”
  “我们要不要帮他呢。”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就好像一群在侦破案件的小侦探一样,被暖的通红的脸上跳跃着兴奋的神色。
  赤松子偏了偏脑袋,也由着他们去讨论,只是身子往祝融那里又靠过去了一些。
  “祝融,你说,会是谁有大冤屈呢?”
  祝融低头,看见乖乖靠在他肩膀一脸笑意看着孩子们的赤松子,他想了想,然后迟疑着说:“我吧。”
  “嗯?”赤松子这才抬起头来看他,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祝融按耐住想要揉他脑袋一把的冲动,喉头微动。
  自然是我。
  冤我沉溺在你给的漩涡里无法自拔。
  
  
  3。
  六月飞雪果然不是常态,有人说是因为椿养了一条大鱼的缘故,村里头的大家浩浩荡荡的往椿家里走去,赤松子皱了皱眉头,跟在祝融身后。
  “祝融,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椿奇怪的?”
  “她从人间刚回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她奇怪了。”祝融回头拍掉赤松子肩上落着的雪,沉声道:“后来我多关注了一下湫,发现滴酒不沾的他前几天去了鹿神的酒馆喝酒。”
  “什么?”赤松子好像显得很惊讶。
  祝融点点头,“没错,他去喝酒。”
  “不是,我是说,你喝酒怎么不叫上我?”
  “……”
  “我下次,一定记得叫你……”
  
  
  4。
  海天相接,水患突发,祝融去清点人数了,赤松子坐在鹤上死死拽住才没有被猛然高起的浪头卷走。
  ……不行,还有几个孩子没找到。
  赤松子咬咬牙,把身后刚救上来的孩子送到地面,看见了祝融担心的神色。
  “……松子。”
  “我没事,别担心。”赤松子猛一个转身,错开祝融想去拉他的手,跳上仙鹤的背就往洪水深处飞去。
  “赤松子……”
  祝融握紧了拳头,手边赤红色的手镯琳琅作响,只恨自己不能现在就冲到松子旁边替他去寻找那些丢失的孩子。
  “大水来了!大家快到最高的山上去!”
  惊慌间有人大喊,所有能控制植物生长的人们都站在一起,在两山之间架起一座莹绿的桥梁。
  “松子呢?”祝融找了几圈没看见那抹让人心动的青绿,心里有些发慌,赶紧拽了个人问他。
  “……好,好像已经上去了!”
  该死。祝融轻骂一声,还以为那人回来会先来山边寻他,结果想起他是水属性神灵,在这时候定是被叫到了上面抵挡水患。
  他快步上前,果然在靠近山崖边上看见了那道身影。只是他面有冷汗,源源不断的神力被抽送出去抵御大水,祝融静静的站在他旁边,伸出手,把他的手按了下来。
  赤松子没有再挣扎,他的眼里有惊讶,有失落,也有面对天灾而无能为力的不甘。
  青玉的手镯在碰撞间与他的赤红镯叮当作响,在大水的轰鸣声前显得脆弱而又无力。赤松子低着头,祝融把他的手握的更紧了一些。
  会有办法的,会有的。
  
  纵是大敌当前天灾祸变,我总会站在你身边。
  
  “松子。”
  “嗯。”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5。
  水患终是过去了,那个叫椿的少女和她爷爷一起化作的海棠大树堵住了天空。
  自那以后赤松子就变得很忙,他要帮助大家修补房子,排出倒灌进去的海水,还有检查是否有人受伤。
  祝融因为脾气的暴躁的不定因素太多只派他去做了些苦力,结果这样安排的后果就是祝融已经忙完了,可赤松子还在满村子跑。
  “唉。”祝融坐在鹿神刚修补好的小酒馆里唉声叹气。
  “来杯酒么?”鹿神挑挑眉毛,从柜子里搬出一坛酒。
  “你是想灌醉我么……”祝融失笑,“好吧,来杯烈的。”
  也不知道那次水患时和松子说的话他是否有听见。
  应该是听见了吧……要不然也不至于到现在为止也没有理会过自己。
  祝融郁闷的给自己满上一碗酒,刚想一口闷就被一只手抢了过去。
  祝融:“……”
  谁抢我酒?!
  他愤愤的回过头刚想大骂,却看见松子在身后笑着看他。
  嗯。皮笑肉不笑。
  “长本事了啊?”赤松子眯着眼,“背着我喝酒?”
  “……没。”我这不还没喝呢吗。
  祝融讪讪的想着,他想起上次说的喝酒一定会叫上赤松子的‘诺言’,更觉得自己理亏。
  “松子你喝,我这就是给你准备的!”
  “真的?”赤松子晃了晃碗里的烈酒,眼神飘向酒柜旁的鹿神。
  “……当然!我这不还没来得及叫你嘛!”祝融赶紧拍拍自己的胸膛以作保证。
  鹿神在背后慢慢搭腔,“他刚刚和我抱怨你忙。”
  “……”
  鹿神你还是不是兄弟?!
  赤松子往柜台扔了个祝融的钱袋,“鹿神,来点好酒,忙了这么久了我也该歇歇了。”
  鹿神收起钱袋,默默的绕过祝融要杀人的眼神把酒满上。
  有钱赚谁还和你兄弟。
  
  
  6。
  “呃……嗝。”
  祝融打着嗝,趁着酒劲和赤松子摸黑爬上了酒馆的屋顶,看着天上迷迷蒙蒙的星空,大舌头的说,“松,松子。”
  “……嗯。”赤松子也有些醉了,没什么力气,顺势就靠在了祝融肩上。
  “你……你知道湫去哪儿了吗?”
  赤松子摇摇头。
  祝融轻声笑着,低低的嗓音勾的醉酒的赤松子想去抱他,诱他说出些更让人满意的话语。
  “……他,他去做灵婆了……为了椿那小丫头……他用了自己全部的寿命……”
  祝融有些心酸,如果不是他偶然间遇到前任的灵婆,他还不知道这些内情,他一直以为,湫只是任性的帮着椿放生大鱼,却不知道这个少年内心承受了这么重的爱意。
  他叹口气,赤松子的脑袋动了动,突然扳住他的脸认真的看了看。
  “……你干什么。”
  “看看你……”
  祝融:“……”
  赤松子看够了以后又笑着松开了手,整个人往后仰,呈大字型躺在屋顶上。
  “祝融……”
  “……啊?”
  “你上次……说的那些话,还作数吗?”
  上次?祝融有些喝糊涂了。哪个上次?
  看着祝融的傻样,赤松子真恨不得唤来自己的鹤狠狠地啄他几下。“既然不作数的话就算了。”
  祝融这才想起来赤松子说的是那茬,急忙抓住他欲下房顶的身子,脱口而出:
  “作数,作数!我对你说的一切都作数!这辈子都作数!”
  
  
  7。
  “祝融,我鹤呢?”
  “……不知道”
  “你又把它气走了?我还要去句芒那儿呢。你快去把它找回来。”
  “……你让我找?”
  “呃……”赤松子想了想上次祝融去找仙鹤结果差点又打起来的画面,觉得还是算了……
  “算了算了,我自己去吧。”
  “我陪你去。”
  “我去找鹤!”赤松子恶狠狠地回头瞪了他一眼,“你去句芒那儿把我要的东西拿来。”
  “……好。”
  
  
  
  今天的祝融也依旧是‘妻奴’的一天呢【不】
  
  

评论

热度(41)

  1. 晚来天欲雪。奉常达摩 转载了此文字